林北做的晚饭很好吃,可宁荣荣吃得心神恍惚,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始终在林北的脸上打转。

“好好吃饭,别看我了。我脸上又没有花。”林北无奈笑道。

宁荣荣这才低头扒拉了一口饭,等咽下去后,她又抬头看着林北了。

“……”林北无语地给她夹了块肉,道:“我就说你会被吓到吧。”

宁荣荣将碗中的瘦肉吃下,吸满了汤汁的肉块味道浓郁,嚼起来非常有滋味。

终于,在这股诡异的气氛中,晚饭终于吃完,在帮林北收拾桌子的时候,宁荣荣终于忍不住了,问道:

“林哥,你坦白告诉我,你是不是在神界呆腻了,这才下凡来玩?你其实是神明对不对?”

十二岁就成了封号斗罗。

这还是人?

怕不是神界的神明下人间来体验人生了。

林北好笑地看了宁荣荣一眼,道:“是是,我是神界的神来着,因为在神界里太孤独了,这才下凡来体验人生。”

宁荣荣激动道:“林哥,那你在神界是什么神?神界又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风景特别好?”

“忘了。”

“真忘了?”

“真忘了。”

“……”

宁荣荣一脸的失望。

林北见她的模样,忍不住笑道:“荣荣,你不会当真了吧?”

“不是神明,你怎么这么厉害呢?”

“神明是很厉害啦,可我真的不是神明。”

林北耸耸肩,摊手道。

你要是像我一样有挂,你也会很厉害的。

宁荣荣忽然叹了口气,道:“唉,我还想着我多努力一点,怎么也能在五年里拉短和你的距离,没想到你和我的差距这么大,现在都没有动力修炼了。”

被打击到了啊!

为什么差距会这么大啊!

卷不动了,躺平吧。

林北牵住宁荣荣的手,微笑道:“不想修炼也没事,反正我能保护你。”

宁荣荣看着林北,晶莹的眼眸中闪烁着感动,但她摇了摇头,道:“你是可以保护我,但我也要自己努力,争取能帮助到你,我可不要做一个好看的花瓶。”

作为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她有属于自己的骄傲和尊严,她并不服输,刚刚的确被打击到了,但也激起了她内心中的好胜心——

未婚夫这么厉害,我也不能差吧?

不好好修炼,怎么配得上他呢?

加油啊,宁荣荣,至少不能给林哥拖后腿。

争取不光在家世上配得上他,实力也要配得上啊!

宁荣荣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认真地看着林北说道:“林哥,我会继续努力的。”

林北抱了抱宁荣荣,没有说话。

宁荣荣闻着林北身上传来的气息,感觉自己像是飘飞在漫天云海中,脑袋晕晕乎乎的,脸颊粉红。

好一会儿,宁荣荣靠在林北的胸膛上,担心问道:“林哥,你真的会娶我吗?”

“当然。”

林北给出了五年前的回应。

他得承认,心里有点被这个小丫头感动到了。

为了一个人,改变自己的性格。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十分困难。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丫头可是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啊,她有一个宗主爹爹,还有两个封号斗罗爷爷,从小就在宠爱中成长。

可她为了林北,五年里不仅没有越发娇气,反而比其他人更加努力,更加勤奋。

这叫林北如何不感动?

两人温存了一会,林北这才送宁荣荣回到学院,两人来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唐三几人刚好从索托城回来。

走在前面的是朱竹清,看到学院门口的林北和宁荣荣,先是一怔,随后点了点头,就自顾自进了学院。

宁荣荣低声道:“朱竹清的情绪好像不是很好。”

林北故作不知地问道:“他们怎么是从外面回来的?”

宁荣荣道:“哦,忘了跟你说了,今天院长带竹清他们去索托城上课,也不知道上的啥,因为我和奥斯卡白天耗费了不少魂力,今晚就没有跟着去,可以在学院里休息。”

“这样啊。”林北点点头。

跟在朱竹清身后的,是戴沐白,见朱竹清一言不发地直接离开,他的双眸冷了几分,看向林北和宁荣荣语气有些不好地问道:“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

他心里有团邪火燃烧,瞥见林北和宁荣荣两个亲密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升起一股怒意。

林北挑了挑眉,居高临下地俯视戴沐白,冷声道:“关你屁事?”

他的语气也不好。

你他么跟自己的未婚妻闹别扭,想把火撒在爷爷头上?

老子惯着你哦!

宁荣荣皱眉看着戴沐白,突然娇笑道:“戴沐白,你这是什么表情,僵尸吗?是不是在竹清哪里吃瘪了?啧啧,亏奥斯卡还说你是什么情圣。”

她可不是什么乖乖女。

见戴沐白无缘无故把火放到自己和林哥的头上,顿时出言嘲讽取笑。

戴沐白眼中的寒光大盛,“宁荣荣,这里是史莱克学院,不是你家。别人怕你七宝琉璃宗,我戴沐白可不怕,惹怒了我,信不信老子杀了你?”

顾及林北在场,原著中“先女干后杀”的话并没有说出来,但——

嘭!

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戴沐白整个人就飞了起来,在唐三和小舞惊讶的目光中,轰隆一声,撞进远处的树林里。

林北站在戴沐白之前的位置,保持着扇巴掌的姿态。

在我面前威胁我的未婚妻?

当我不存在的?

活腻歪了吧?

唐三和小舞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怔怔地看着林北,他们是第一次见林北出手。

然而这一出手,就让两人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刚刚的速度,他们根本没有看清。

唐三和小舞完全没看清楚林北是怎么把戴沐白拍出去的。

尤其是唐三,他从小修炼紫极魔瞳,眼睛的视力非常好。

刚才他虽然没有反应过来开启紫极魔瞳,但按理说,平时的视力应该也能捕捉到魂宗级以下的速度,可林北——

他看不清!

唐三心里闪过疑惑。

好快!荣荣的这个男朋友到底是什么来头?

如此之快的速度,是敏捷系武魂的魂师吗?

“吼!”

树林里响起一声虎啸声,随后一个高大强壮的身影从林中跃出,口中喷出一团乳白色的光球,射向林北!

“第二魂技·白虎烈光波!”

光球飞向林北,漆黑的夜色都被照亮。

林北不动如山,面对飞到身前的光球,只是一巴掌拍出,啪的一声,轻描淡写,光球受力,转变了方向,朝远处的树林飞去。

半息后,轰隆!

先是光芒亮起,随后爆炸声传来,气浪吹动着唐三几人的衣袖,他们呆呆地看着场中脚步都未曾移动一分的林北,神情呆然。

这,这啥啊?

那可是戴沐白的第二魂技,强大的远程攻击,怎么一巴掌就给拍飞了?

和戴沐白较量过的唐三,清楚知晓戴沐白的第二魂技有多么强大,可现在……

“他连武魂都没有开启。”小舞喃喃说道。

唐三木然地点头。

没错,从林北第一次发动攻击,到现在一巴掌拍飞戴沐白的白虎烈光波,他全程没有开启武魂,甚至连魂力都没有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