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应该是绮罗郁金香吧?真漂亮啊,不愧是仙草之王……”

“这边这个,黑黑的竹子,是墨玉神竹?摸起来手感真不错。”

“这是地龙金瓜?土属性最顶级的存在,可惜了,我没有土属性的武魂。”

“可惜,可惜,这些仙草都还没成为凶兽,要是全成了凶兽,它们的魂环和我的仙豆武魂极为契合呢……”

独孤博隐约听到了一阵嘀咕声,这道声音十分虚幻,就像风一样,想要听清楚时,就从耳边流走了。

是谁在说话?

心里闪过一个疑问,独孤博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一个帅气英俊的脸蛋,他一惊,下意识睁开了眼睛。

“独孤前辈,你醒了。”

旁边传来一个笑呵呵的声音。

独孤博艰难地转头看去,就看到林北手里捏着一只翡翠小蛇,正笑呵呵地看着自己。

独孤博的神色很难看。

他回想起来了——

不久前,他败在了这个孩子的手上!

而且是在他施展了浑身解数,全力战斗的情况下,输给了这个孩子!

可恶啊!

你tnnd能不能遵守一点基本法,才十二岁就这么强,让我们这些老人怎么活?

“老夫既然败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独孤博摆着脸,哼声说道。

他可是封号斗罗,也是有自己的尊严滴!

林北将翡翠小蛇放下,小蛇立刻游动向独孤博,速度非常快,看得出来,它十分害怕林北。

“小子何时说要杀前辈了。我可是好人,前辈可不要胡乱诽谤。”

林北笑了笑,忽然从手中弹出一颗豆子飞向独孤博。

独孤博伤势极重,此时筋骨尽断,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豆子落到自己的嘴唇上。

林北的手法极为精巧。

豆子正正落在独孤博的两个唇瓣之间。

独孤博看向林北,眼神愤怒,正要将豆子吹掉,忽然林北淡淡说道:“如果你想活命,或者救你的孙女,就乖乖把它吃了。”

独孤博听到林北说到自己的孙女,心中更是愤怒,但由于担心自己孙女的性命,他还是张嘴吃下了豆子。

吃下豆子后,独孤博就怒叱道:“混小子,你要是敢对我孙女……嗯?”

说到一半,他忽然感觉不对。

等等!

我的伤势怎么都好了?

独孤博站起身,惊奇地查看自己的身体。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

不光刚刚受的伤全好了。

体内积攒了多年的毒素,也全部消失了。

而且毒素的消失,并没有让他的功力跟着消失。

现在的身体,比没被揍之前都要好!

这小子给我吃了什么?

独孤博惊讶地看向林北,问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试药咯。”

林北耸耸肩,一脸无辜地看着独孤博,“我也不知道我的仙豆对你的毒素有没有效果,但现在看来,前辈身体里的毒素已经消失了呢。”

顿了顿,林北瞥着独孤博继续说道:“前辈的孙女应该和前辈一样,因为碧磷蛇武魂的缺陷,身体里一直在积攒毒素吧?”

独孤博皱眉,“你怎么知道碧磷蛇武魂的缺陷的?”

“嘿,前辈。你看看我是啥身份啊。”林北指着自己,哼哼笑道:“我可是武魂殿的圣子。”

要说对武魂的研究,武魂殿说自己是天下第一,没人敢反对。

就算是玉小刚,这个武魂理论研究大师,研究武魂的典籍都是武魂殿收集和整理的。

那些知识就在武魂殿里,想要了解和研究,林北作为圣子,有的是机会。

当然,他之所以知道碧磷蛇的缺陷,是因为看过原著小说。

独孤博这才想起来林北的身份,挑了挑眉,这混小子不光是封号斗罗,还是武魂殿的圣子。

武魂殿对碧磷蛇武魂有研究,独孤博并不意外。

那么林北清楚知道碧磷蛇武魂的缺陷,也能够理解了。

“你小子到底想做什么?”

独孤博眸光闪了闪,看着林北问道。

“如前辈所见,我的仙豆可以治愈碧磷蛇武魂产生的毒素。”

林北一脸笑容地看着独孤博,“前辈也不想看到你的孙女和你一样痛苦吧?”

“你小子喜欢我孙女?”

林北:“……”

虽然我知道自己长得很帅,年仅十二岁就成了封号斗罗,还是武魂殿的圣子,但是——

“漂亮得我都喜欢。”

“好,我答应了。”

“???”林北一脑袋问号,“前辈答应什么?”

我条件都还没提呢。

你答应的是啥?

“我答应将雁儿嫁给你。”独孤博一本正经地说道。

林北:“……”

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孙女现在已经二十一岁了。

我可是十二岁!

十二岁的正太都不放过吗!

嗯,没错,虽然我的身体已经是青年人的形状,但我的年龄,还是个正太——

没毛病哦。

“咳咳,前辈,我要提的条件不是这个,我就想要这处宝地。”林北捂嘴咳嗽了两声,说道。

独孤博一听,面色有些失望,“就这?”

似乎非常失望没有将自己的孙女嫁给林北。

林北看到独孤博的表情,忍不住心中吐槽:

喂,你就这么想嫁自己的孙女给我吗?

虽然你要是真的那么想,我也可以接受,毕竟御姐我很爱。

但你的孙女应该有喜欢的人了吧?

强扭的瓜不甜。

这世界美女那么多,真要见一个爱一个,我还不如换个小网站,写一些大家爱看的内容呢!

现在嘛……

别爱我,没结果。

哥只是个传说!

林北正色地看着独孤博,说道:“没错,我只要这片宝地,希望独孤前辈可以割爱。”

不割,咱们就再打一场咯。

打着打着,相信你就愿意了。

接收到林北侵略性极强的目光,仿佛要是不答应,就要再揍自己一顿,独孤博嘴角抽了抽。

混小子,不讲武德。

打老年人打上瘾了是吧。

老夫还就……

“可以,以后这里就是你的了。”

独孤博面色平静地说道。

这处药圃原本是用来压制他体内的毒素的,所以才舍不得给林北,现在毒素都被林北的仙豆清除掉了,独孤博也就不在意一个小小的药圃了。

“如此,小子在这里多谢前辈了,这是谢礼。”

冰火两仪眼终于到手了。

林北微微一笑,从魂导器里取出一个小瓶子递给独孤博。

独孤博看到瓶子里装着的十颗仙豆,满意地点点头,背着手问道:“小子,要不要我给你重新布置外围的毒阵,防止一些魂兽闯入这里?”

之前他布置的毒阵已经被林北一斧子劈开,眼下冰火两仪眼没有任何保护,暴露在了所有魂兽的面前。

“那就麻烦前辈了。”

林北拱手一礼。

这十颗仙豆送的不亏,不仅得到了冰火两仪眼,还换取到了独孤博的帮助。

没有独孤博的毒阵,林北还真不知道怎么守护冰火两仪眼。

这老头看来不计较我刚刚揍他一顿的事情了。

嗯,要是计较。

大不了再揍一顿。

什么,你说我不尊老爱幼?

你看看这个因为毒素消失,头发变黑,就像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的独孤博,你跟我说他老?

人家年龄虽老,但身体还年轻,说他是个年轻人不过分吧?

所以我不是不尊老爱幼——

当然,这只是说笑了。

经过刚刚的一战,独孤博深刻认识到了林北的强大,他大人不记小孩过,不就是被揍一顿吗?

他以前又不是没被揍过。

魂师嘛,有输有赢很正常的了。

大家就把刚刚的战斗忘个一干二净吧,不然,小心你们晚上睡觉,老夫给你们被子里放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