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月当空的深夜,风城看起来平静,但郊区的风车村正在上演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未知邪灵的身份终于曝光,这个拥有一张狮子脸的恶魔,是来自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的成员。

沙克斯,排名第44,虽然在七十二柱魔神里排名不高,但他曾经战绩赫赫,连续摧毁了炎夏帝国三座城市。

直到女帝派出第三王爵王权策,这才击杀沙克斯。

不过沙克斯通过某种方式完成了复活,藏匿于风车村,重新积累实力,寻找反杀的机会。

在这十年的诡异复苏里,被人类英雄斩杀的魔神不在少数,甚至排名第5的魔神·马尔巴士,也被女帝亲手击杀,从未复活。

在人类的认知里,任何邪灵只要死亡,就不可能恢复生命。但此刻秦洛等人眼前的画面打破了大家的认知,颠覆世人的三观。

第三王爵王权策是在上个月击杀了沙克斯。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沙克斯完成了复活。

如果魔神死后能够复活,那么人类面对的危机将更加严峻。

而且秦洛现在还无法确定一件事,除了魔神类的邪灵之外,其他邪灵是否同样拥有了复活的能力?

活跃在世界上的邪灵本来就不计其数,如果邪灵具备死而复生的能力,就算御灵师的人数再翻几倍,也不可能打赢这场持久战。

然而现在秦洛没有时间思考邪灵复活的原因,他和三位前辈必须在这里干掉沙克斯。

面对魔神,秦洛很清楚一点,打不赢,大家都得死!

沙克斯没有着急出手,他只是利用黑色的丝线,继续操控舞台上的行尸走肉,把那些御灵师的尸体当做提线木偶随意摆布,让这些干尸摆出一些丑陋的姿势。

魔神不是普通的邪灵,其他邪灵都是为了杀掉人类或者吞噬人类,但魔神更喜欢践踏人类的尊严,尤其是对御灵师进行人格上的侮辱。

哪怕这些变成干尸的御灵师已经死了,沙克斯也要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剥夺他们死后的尊严,让他们的灵魂无法安息。

月光撒落在沙克斯的凶恶的面庞上,他咧开大嘴,唇角就像撕裂的拉链,延伸到耳朵的后方。

“本神在享用美食之前,都喜欢把猎物捉弄一番,你们四个御灵师,接下来也会变成本神的提线木偶!”

沙克斯的癖好,就是把御灵师的血抽干,炼制成一具具干尸,当做自己的收藏品。

吴三和胡猛都愤怒到了极点,两人同时看向陈勃启,等待副会长发号施令。

陈勃启的眼里燃起朱雀之火,怒喝道:“杀!”

吴三和胡猛同时拉出灵遗物,召唤各自的守护灵。

一阵火浪拔地而起,妖风席卷村子,秦洛看到一个脚踏火浪的清秀孩童。

这个孩童看起来不超过十岁,身上只穿了一件红色的肚兜,手里拎着一杆红缨长枪。

“三哥的守护灵是红孩儿。”

秦洛的双生瞳一眼识别吴三召唤的守护灵。

红孩儿,原名牛圣婴,牛魔王和铁扇公主之子,外号圣婴大王,住在号山枯松涧火云洞72弄a栋3单元。

或许是巧合的原因,秦洛之前与s班的新生杨成打过一场比赛,杨成的守护灵是牛魔王。

b班小分队有一个成员叫苏珊,她的守护灵是铁扇公主。

如今秦洛又看到吴三召唤了红孩儿。

“好家伙,一家三口也算是整整齐齐了,都被御灵师召唤到现实世界对付邪灵。”

另一边,胡猛也召唤了守护灵,他的守护灵是出场方式比较奇特,地面突然炸裂,一只巨大的野猪从地缝里跳了出来。

野猪身上缠绕着紫黑色的妖气,两颗獠牙泛着寒光。

这是一只猪妖。

秦洛擦亮眼睛,看到了猪妖的本质。

“我靠,这是二师兄?”

猪妖摇身一变,庞大的身躯化为人形。

秦洛的视野里出现一只身宽体胖的猪头大佬。

白白净净的猪头,看起来很飒,闻起来……很香!

这个猪头人身的妖怪,就是西天取经团队当中的猪八戒,曾经贵为天蓬元帅的猪刚鬣。

吴三身材瘦削,召唤小胳膊小腿的红孩儿。

胡猛胖的流油,召唤天蓬元帅猪八戒。

每个御灵师召唤的守护灵,都与自己的各项特质息息相关。

秦洛能够召唤操控海洋之力的阿库娅,说明秦洛的特质就是“海王”!

这也难怪秦洛从出生开始就有两个内定的媳妇,一个白毛萌妹白梦妍,一个丝袜狂魔夏沫。

吴三和胡猛同时召唤守护灵,两人都是五星御灵师,灵力储备充足,直接开大。

“邪灵,吃本圣婴一枪!”

红孩儿拎起灵器火尖枪,朝着沙克斯刺去。

猪八戒祭出九尺钉耙,抡起就干,嚷嚷道:“小小邪灵,看俺老猪用九尺钉耙给你梳个中分!”

沙克斯释放邪气改变红孩儿的攻击方向,同时躲避九尺钉耙。

堂堂魔神,竟然会退后躲避,足以见得九尺钉耙的威力。

九尺钉耙毕竟是神器,是太上老君所造,玉皇大帝亲赐,论背景不逊于他大师兄的铁棒。

陈勃启眸光闪烁,从沙克斯躲避九尺钉耙来看,这位魔神刚复活,就算神格和经验没有掉段,但他的实力确实从噩梦级掉落到高级,沦为版本弃子。

“沙克斯并非巅峰状态,他的本质是高级邪灵,我们有机会杀掉他。阿洛,关于沙克斯的弱点,拜托你了,我们为你争取时间!”

陈勃启简单交代一句话,旋即骑着朱雀残魂,携手吴三和胡猛围攻沙克斯,颇有一番三英战吕布的感觉。

秦洛站在原地,他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我这次的工作是打辅助,火力输出不需要我来提供,只要看穿沙克斯的弱点就好……”

秦洛的瞳孔颤抖不停,眼里充斥血丝。

邪灵的血脉天赋越强,秦洛想要看穿对方的弱点就越不容易。

说时迟,那时快。

电光火石之间,三位资深御灵师已经与沙克斯大战数十回合。

红孩儿释放三昧真火,烈焰冲天,掀起一道高达百丈的火龙卷。

猪八戒挥动九尺钉耙,展现三十六天罡的神力。

朱雀残魂释放吐息,螺旋状的火柱从村头贯彻村尾。

温度的陡生引起气压混乱,爆炸声就像雷鸣。

一阵硝烟弥漫过后,废墟空荡寂寥,没有任何人影。

“那家伙去哪了?”

“难道被我们联手秒成渣了?”

“不要轻敌,那可是所罗门的魔神。”

大家聚在一起,周围一片黑暗,沙克斯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洛的额头浮现冷汗,他能够感应到危险就在身边。

“三哥,小心!”

秦洛的提醒还是迟了一步,吴三的身体瞬间僵直,他的影子就像煮沸的黑水,熊熊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