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辰苦笑道:“这么说,你爹他在蒋家的位置也很尴尬啊。”

“本来应该是领军人物,却因为一些事情被雪藏了几十年,才回归就发现蒋沧海这个后辈已经崛起。”

“蒋家容得下蒋渊澈,但是却容不下像往日那般锋芒毕露,独领风骚的蒋渊澈,我这个执教大人,日子也不好过啊。”

蒋蜇羽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道:“不错,所以在这件事上我和我爹可能无法给予秦兄你太大的帮助了。”

“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实在无能为力,我爹则是身份太过敏感,暗地里盯着他的人不知有多少。”

秦辰起身道:“行吧,话都放出去了,已经无可避免了,我也不指望你能做什么,就一个任务给你。”

“在蒋沧海死后,尽快让蒋家意识到,蒋家还有人可以处在蒋沧海现在这个位置就行。”

“这个人可以是任何人,只要让蒋家发现蒋沧海并不是无可替代的就行了,否则我危矣。”

蒋蜇羽一怔,秦辰的话太自信了,三言两语似乎就已经给如日中天的蒋沧海宣布了死刑,仿佛胜利唾手可得一般。

不等蒋蜇羽承诺什么,秦辰径直离开了这处院子,准备去换取自己期待了许久的精血,毕竟自己之所以挑战薛寒也是为了此物。

又一场大战在即,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那才是当务之急,希望这滴精血能够有自己预期的效果吧。

就在秦辰来到三域学院的储物阁时,一个许久未见的人站在了秦辰的身前,让秦辰诧异万分。

“严昆?”秦辰心中一动,这个碧海宫的大师兄,在进入三域学院之前就展示了无比庞大的野心。

只不过在考核中秦辰一直没见到他的身影,在进入学院后,严昆也没有像之前那么张扬,销声匿迹了许久。

这次又见到严昆,秦辰也是有些意外。

“秦兄,严某有要事要和你商议,十万火急,还请移步。”严昆有些急切道。

秦辰皱眉道:“要事商议?不急,我先去换点东西,换完出来再慢慢说。”

说完秦辰便要迈步,严昆的一句话则是让秦辰立刻停下了脚步,神色更是冷了下来。

“我知道秦兄要换取储物阁内的梼杌精血,你有所不知,储物阁内共有三滴梼杌精血,就在刚刚,已经全被我换取。”

秦辰死死盯着严昆,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说吧,你要什么。”语气再也没了一见面时的轻松。

严昆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秦兄心有不满,放心,在下一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请秦兄给我一个薄面。”

秦辰面无表情,跟着严昆来到了三域学院外的一处密林,冷眼看着严昆一连布下数道阵法,确保无人可以监听的到。

严昆二话不说,直接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三团玉髓,其中各自包裹着一团鲜红的精血,直接递给了秦辰。

秦辰并没有接过这对自己万分重要的精血,而是淡淡道:“严兄,这又是什么意思,这梼杌精血,可是珍贵万分。”

严昆笑道:“什么珍贵不珍贵的,一点小意思罢了,还请秦兄放心收下,无论等会儿要谈的事情成功与否,这三滴精血都是送予秦兄你的。”

秦辰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无功不受禄,还是先说说你找我是所为何事吧。”

严昆讪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是想和秦兄你做笔交易而已。”

“哦?你要和我做什么交易?”

“不是在下,是碧海宫要和秦兄你做笔交易,在下只是代替碧海宫出面而已。”

秦辰顿时眉头紧锁,碧海宫身为东海豪门,还需要和自己这个化灵境修士做交易?

一时间,秦辰立刻想到了自己身上已经曝光的几样东西,真龙神通,火云仙人的传承,毕方神火。

碧海宫是为了哪一样而来?

严昆似乎看出了秦辰的提防,赶忙开口道:“此前我看到秦兄你有一大块星辰石,不知那块星辰石是否还在你身上?”

秦辰一愣,星辰石?他怎么都没想到碧海宫想要得到的竟然是此物。

“秦兄尽管开个价吧,我可以替碧海宫做主,什么条件都可以谈,只要秦兄愿意割爱,碧海宫确实急需星辰石。”

秦辰心中一沉,难道星辰石还有着自己不知道的其他用处不成,否则碧海宫何至于此。

看来自己当日还是不够谨慎,在严昆那暴露了自己有着星辰石一事。

秦辰斟酌了一下措辞,试探道:“碧海宫财大气粗,纵横东海这么多年,难道宫内都没有星辰石贮存吗?”

严昆苦笑道:“秦兄你有所不知,星辰石异常罕见,不仅碧海宫一直没有过此物,我在三域学院考核的秘境中寻找了许久都一无所获。”

“等到加入了三域学院,我更是询问了许多弟子,就连三域学院的储物阁内都没有星辰石的踪影,无可奈何之下才找到了秦兄你。”

秦辰赶忙传音灰蛟道:“喂,星辰石真的这么珍贵?除了作为阵法的根基还有什么其他用处?”

一直在听着秦辰与严坤对话的灰蛟也是纳闷道:“我不知道啊,我也是在真龙阵法中才得到了这批星辰石,还有什么用处我也不了解。”

秦辰想了想,若无其事地问道:“星辰石确实不太好找,只是不知道碧海宫这么急着寻星辰石,是急用于何处?”

严昆没有说话,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才轻声道:“我也不瞒你,我们宫主打算冲击斩灵境界,需要用到星辰石。”

“虽然不知道星辰石具体有什么用,但是宫主说不惜代价也要找到,否则他冲击斩灵就是十死无生,没有希望。”

秦辰惊讶地脱口而出道:“星辰石可以帮助修士突破到斩灵境界?”

严昆摇了摇头,一五一十道:“也许不是直接帮助修士突破,可能是宫主需要构建大阵帮助自己突破,而阵法需要用到星辰石。”

“也有可能是要得到星辰石来强化宫主他的本命法宝,以此增加突破到机会,具体情况宫主并没有告知。”

秦辰的眼神晦暗不定,强行让自己以平静地口吻说道:“让我想一想,是否值得和你们碧海宫做这笔交易。”

随后立刻传音灰蛟道:“你怎么看?”

灰蛟严肃道:“我觉得还是别给他的好,既然已经知道了星辰石如此珍贵稀少,有这么能随便给他?”

“更何况我们两人与碧海宫的关系别说交好了,反而有过冲突,当日碧海宫针对我的血祭阵法你不会忘了吧。”

秦辰默然道:“这些我也明白,但是碧海宫一看就是不得到星辰石绝不罢休的样子,若是拒绝他们,恐怕会引来不小的麻烦啊。”

“我不久后就要面对蒋沧海,一旦我胜了,那就一定会触怒蒋家,现在再和碧海宫关系进一步恶化的话。”

“到时候两大势力同时针对我,我有几条命可以活?”

灰蛟沉默了,他也知道秦辰说的都是事实,一时间也有些犹豫了,难以抉择。

“秦兄,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保证碧海宫是很有诚意的。”严坤开口道。

秦辰看向严昆,面无表情道:“说一说吧,碧海宫能给我什么?”

严昆一听这话,立马喜笑颜开,拍着胸脯道:“秦兄只管说,宝术,灵石,法宝什么都行。”

秦辰淡淡道:“我要的很简单,碧海宫要保我在三域学院内,不会有生命危险。”

严昆一愣,不解道:“秦兄你身处三域学院,有沈老在,谁敢对你下手?”

“至于学院内的弟子,秦兄应该也不至于怕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就杀了你吧。”

秦辰笑道:“是吗,那如果我杀了一个大势力倾尽资源培养的接班人呢?”

严昆瞪大眼睛,小声道:“秦兄你要杀谁?”

“蒋沧海。”秦辰一字一句道。

短短三个字让严昆倒吸一口凉气,满脸不可置信道:“秦兄,你是在开玩笑吧,皇朝世家的世子,可不能动,更别说蒋沧海是蒋家几乎内定的接班人了。”

秦辰一脸平静道:“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你就说我这个条件碧海宫能不能办到吧。”

严昆的头上冒出了一层密汗,讪笑道:“这个,这个,事关重大,已经超出了我的权限范围,我要禀报上去,不能立刻给秦兄你答复。”

秦辰摇了摇头,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就以后再说吧,还请打开阵法。”

严昆犹豫了一下,咬牙道:“秦兄,我之前已经说了,无论事成与否,这三滴梼杌都会相赠,岂能食言。”

“无论最后宫主他们商量的结果如何,事已至此,秦兄既然愿意随我前来商量这笔交易,严某我也不会吝啬。”

秦辰看着严昆毅然递出的三团玉髓,打量了一番严昆,心中有些异样,难怪严昆可以得到这么多人的拥戴,气魄确实不小。

要知道一滴梼杌精血就要一千贡献点,换算成灵石就是个天文数字了,这三滴梼杌精血,严昆必然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弄到手的。

“啧啧,这小子还不错,我倒是要对他高看一眼了。”灰蛟开口道。

秦辰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玉髓,即使被封印在玉髓之中,都能清晰感受到,梼杌精血中蕴含的澎湃生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