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前,新禹历1307年。

正值子时一刻、夜幕下的龙骧郡官道,略显凄凉。

若不是官道侧翼有一团篝火给了点光亮,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任谁见了,心里都要发怵。

篝火旁围着约莫四五十个,都是福威镖局的人,行走江湖夜间在林外歇息,但凡是人都要留个心眼,何况是武者。

故此哪怕已经是深夜,真正睡着的却也不多,大多都处于假寐状态,王恭表面上眯着眼睛,精神却一直都在紧绷着。

既然是暗镖,那就证明肯定不安全,他才开身五重修为,刚当上趟子手,大好的前途等着他,万一折在这里就太亏了。

与他一样,同行的所有人,目光都时不时会放到中间那个身材魁梧,背负双锤的中年男人身上,仿佛只有这样,心里才有点安全感。

林镇北,福威镖局总镖头,镖局当家林三怒的次子,有这么一尊凝罡期高手在,再加上另外十个镖头也有开身十重的修为,哪怕是暗镖,也应该是万无一失了吧!

王恭脑海中刚冒出这个念头,倏然一道黑风吹来,假寐的众人瞬间从地上弹射而起,刀剑斧钺全都拿在手上,如临大敌的看着那道黑风。

其中反应最快的,当属林镇北,他身体气息鼓噪,罡气环伺周身,双锤已然握在手中,目光直视黑风处低喝道:“何方宵小,给我滚出来!”

咯咯咯咯……

黑风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女子银铃儿般的轻笑,这深更半夜的,顿时弄得所有人毛骨悚然,人群中的王恭,亦是浑身不自在,后背也湿了一大片。

“装神弄鬼,找死!”

到底是艺高人胆大,林镇北架起双锤,怒吼一声,身躯弹射而起,径直就穿入了那团黑风之中,双锤挥出的气流顿时震散了黑风,那里面的东西也显出了真容。

那里面哪是什么女子,分明就是一只体长两米的赤狐……

能发出人声的赤狐!

王恭跟其他修为较低的人,头一回看见妖怪,顿时吓得一个哆嗦,慌忙后退了好几米。

正当他们恐慌之际,林镇北已经跟那赤狐交上手,他双锤罡气浑厚,打的地面尘土飞扬,每一锤,都蕴含着莫大的力量,如疯魔悍将一般,气势如虹。

只可惜,那赤狐身形如鬼魅,速度快到了极致,一双尖爪在空中带出的妖痕,仿佛撕裂空气一般,发出阵阵刺耳的尖锐声响,不过片刻就在林镇北的身上留下了数道血痕。

一人一妖缠斗的动静太大,余波也太过骇人,那十个开身十重的镖头,凑上去还没一会儿,其中六个就被那狐妖给撕成了碎片,看到此景,王恭等修为较低的趟子手,哪还敢冲上去帮忙,若不是镖局规矩森严,他们早就逃命去了。

可紧接着,众人就看到了无比骇人的一幕……

咯咯咯

那赤狐骤然抓住一个空档,又发出一道狐媚的笑声,倏然对准了林镇北的脸,喷出了一口红雾。

林镇北原本挥锤的双手,顿时一滞,脸上显露一抹不正常的神色,瞳孔赤红一片,突然转过头,对着那剩下的四个镖头,还有王恭等人,露出了极其扭曲痛苦的表情。

“快…………快……跑……”

林镇北这三个字一说出口,刚刚停滞的双锤再度抬起,猛然就杀向了自己人。

还始料未及的王恭等人,眼睁睁的看着剩下的四个镖头被总镖头林镇北亲手杀死,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疯狂爬上了自己的马,沿着官道狂奔逃命,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

“妖魔不是不敢上官道么,你们怎么会在官道遇到妖魔?”

王恭描述的还是有些画面感的,但等他说完,侯玉霄还是立马就道出了自己的疑惑,其他人也意识到这一点,全都看着王恭,等他解惑。

“当年禹神宗用绝世妖魔骸骨为材,修建天下州道,为的是震慑那些作祟的妖魔,的确也起到了作用。

但天下妖魔也并非全都是坏的,不是还有一部分,投入了神朝麾下么!

这一部分妖魔按其修为,都被禹神宗赐下了九品神位牌,这些神牌都带有神朝气运,官道上也是能畅通无阻的!”

说道这里王恭微微叹了口气,道:“只可惜随着大禹神朝破败,天下大乱,这些妖魔都重获自由,当年赐下的那些神位牌,反倒成了他们的行凶利器了……”

九品神位牌,侯玉霄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一茬,回想起此前拓跋荒的那匹龙煞,传闻也是有九品妖魔实力的,顿时询问王恭道:“这九品神位分别是按照什么实力来划分的?”

“最低的九品妖魔,也能力敌罡气三境抱丹期武者,再往上的八品和七品妖魔,传闻就能力敌宗师了,至于七品以上的妖魔,那我连听都没听说过,传闻只有那些大儒,才能镇压的住它们!”

七品就能力敌宗师了,要么说天下大乱,妖魔丛生呢,这份实力,难怪现在大多数人还是只走官道,都别说碰上妖魔了,就是厉害点的邪祟鬼怪,只怕都是九死一生啊!

侯玉霄感叹了一声,与众人都一同陷入了对妖魔的遐想之中,脑海里满是刚刚王恭说起的那段陈年往事,一时间篝火四周的气氛静谧无比。

咯咯咯咯…

咯咯咯……

突然,两道银铃儿般的笑声从篝火外围响起……

“什么人!”

侯玉霄浑身一个激灵,猛地站起身,运罡气一把将身边的长棍给摄在手中,如临大敌般回头看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神色紧张无比。

侯玉成和其他众人虽慢上半派,但反应过来之后,也迅速跟他一样,抽出刀剑,神色紧张的看着声音发出来的位置。

他娘的,没这么邪门儿吧,说什么就来什么?

所有人都看了一眼王恭,仿佛是在责怪他乌鸦嘴,不该讲那么一档子事,后者顿时满脸无辜的看着众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嘻嘻嘻嘻……”

…………

马车中突然传来了两三道娇笑声,侯玉霄眉头顿时出现三道黑线,不过还是狠狠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大哥二哥,你们胆子也太小了,我和玉洁故意吓吓你们的,都快把我们笑死了……”

马车内,一袭紫裙的侯玉灵掀开帘子,牵着一个白衣绝美女子缓缓走了出来。

两人身后还跟着一个颇为高挑,但面容冷峻的黑衣女子。

高雯雯性子清冷,白玉洁是那种温柔的性格,敢这么肆无忌惮开这种玩笑的,也就侯玉灵了。

侯玉霄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当心真来个妖魔,把你抓回去当压寨夫人!”

说完也不理会侯玉灵了,目光转向他旁边的白玉洁,微微踌躇了片刻,开口问道:“白姑娘,正巧想请教请教你,郡里的情况,正巧出来了,不如跟我们说说吧,也省的明早到了郡里,闹出什么笑话!”

白玉洁人如其名,性格温顺典雅,微微上前躬身一拜,开口给侯玉霄说起了郡里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