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梦林向来很少发火,这么决绝还是第一次,许朝玺走到半路,不放心还是退了回来,为了惊动她,他甚至是悄悄进的门。

客厅里很安静,没有一丝声响。当然前提是忽略苏梦林压抑着的哭声的话。

两个人在一起这几年,虽然有过意见上的分歧,不过也很快就好了。

许朝玺慢慢靠近了她,伸手将她揽到了怀里,在她开口之前开了口“梦梦,如果有什么事,告诉我好吗?不要自己憋着。”,他的下巴顶着苏梦林的头顶,但即便这样,也依旧感受到了怀里的人颤抖的身躯。

苏梦林没有想到许朝玺会会来,于是挣扎着要推开他,眼里还带着泪意。但是她一个女生,怎么可能敌得过一个浑身都是力气的成年男性。

尤其许朝玺是刑警,身上的力量感比起普通的男生来说,更甚一筹。

所以她想要推开许朝玺,无疑是蚍蜉撼大树,徒劳无功。

“你走开,我不想见到你。”苏梦林见推开无法许朝玺,只能试图用语言让他放开她。

“梦梦,到底怎么了,能告诉我吗?”许朝玺轻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擦去了她脸上的眼泪。

但是苏梦林这会压根就不想跟他说话,只是抽抽搭搭地哭着。

“到底怎么了?”

“梦梦,说话。”

许朝玺强行将苏梦林的身子转了过来,捧着她的头,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

一直就这么盯着对方,盯了很久很久的时间。

“告诉我,今天发生什么了?”许朝玺蹲到了苏梦林的面前。

苏梦林还是不说话,只是沉默着。

她一想到今天张芷涵说的那些话,她的心里就堵得慌。许朝玺和张芷涵的那段过去,如果许朝玺当初在两个人在一起时,能够很坦诚地说出来,她可能也就一笑了之,毕竟谁都有一段过去。

但是,许朝玺从头至尾,这几年也一直没有提过一句。

包括,他之前转系的原因。

虽然这是许朝玺的私事,但两个人在一起了,她的想法就是应该互相坦诚而不是隐瞒。

许朝玺不仅没提过,甚至连张芷涵回来的事情都有在隐瞒着她。他这样的态度也由得她会多想,虽然许朝玺比起其他的男生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合格的男朋友,可是作为女孩子的她来说,许朝玺在处理旧事的态度上,让她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还没等许朝玺再说点什么,张芷涵的电话打了进来,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在这个寂静的房间显得格外突兀。

许朝玺掏出手机,照旧挂了电话,不过还没等他放回兜里,张芷涵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大有许朝玺不接电话她绝不挂断的趋势。

“接吧。”苏梦林轻叹了一句,说话声还带着抽噎。

许朝玺见苏梦林有反应了,也跟着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说出来的话,让苏梦林的怒气开始逐渐上升“骚扰电视,不理会就好了,你的事情比较重要。”

“真的是骚扰电话吗?”苏梦林盯着他的眼睛,眼里透出来的鉴定,让许朝玺莫名多了几分心虚。

“许朝玺。”苏梦林突然喊了他的全名。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确定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什么?”

“算了吧,我累了。”苏梦林趁着许朝玺愣神的功夫,微微挪开了身子。

“我们,还是分开吧。”苏梦林在这一瞬间,她突然不想和许朝玺去沟通了,她也不想知道许朝玺和张芷涵过去发生了什么,她就赌气一样地开了口,也不管许朝玺听到这句话之后会作何反应。

“为什么?”许朝玺被苏梦林突如其来的话,惊得僵在了原地。

“没有为什么,我倦了。”苏梦林别过头,极力憋着声音,忍住眼泪不让它再流出来。

短短的几个字,对于许朝玺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几年前,张芷涵也是没有什么过多的原因,就这么草率地跟他提了分手。

如今苏梦林又是同样。

可是,他不想失去这段感情,这种想法比当年张芷涵跟他提分手的时候更为强烈。

其实他一直没有告诉苏梦林的是,他打算过不久之后就和她求婚,在她生日的当天。

电话还在想着,许朝玺听烦了,索性当着苏梦林的面,直接将手机关了机。

“倦了?你告诉我,什么是倦了?”

“字面意思。”

“梦梦,我觉得我们有事情可以好好沟通。”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觉得没什么好谈的了,我们好聚好散吧。”

“分开,分开多久?”

“没有以后。”

“就这么草率地决定了吗?”

“我觉得我说得很清楚了。”

“总要告诉我原因吧?我们之间一没有吵过架,二没有发生过其他的问题,为什么要这样?”

“没什么好谈的,暂时就这样吧。”

两个人开始争论不休。

但是到最后谁也没说出个结果来。

面对许朝玺的询问,苏梦林开始拒不配合。许朝玺还是没有明白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他紧紧地攥着拳,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想伸出手去抱苏梦林,可是苏梦林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拒绝他的靠近。

许朝玺忍着情绪的同时,苏梦林也在忍着自己的情绪,嘴唇动了几次,想将她今天原本打算要说的话说给他听,但最终都没有说出口。

其实两个人如果能好好沟通,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或许能在一起解决问题,可是许朝玺不明所以,苏梦林也不想和他沟通了。

“就这么算了吧,体面一点,苏梦林。”她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

“各退一步吧,我们都冷静一点。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要和我分开,但是我希望我们可以有一个缓冲的时间。”许朝玺点了根烟,靠在了沙发上。

他心烦的时候就会这样。

苏梦林没有理他,起身往卧室走去,许朝玺抬起手想要拉住她,但扑了个空。

无力感突然袭了上来。

苏梦林这突如其来的反常,他连方向都摸不清楚。

那头张芷涵也还在不依不饶,原以为就只有这么一件事情,但是现在两件事加到了一起,他头疼地捏了捏眉心。

伸出手搓了搓脸。

许朝玺这二十多年近三十年的人生,人生里只出现过四个和他有关系的女人:周文静、苏梦林、许清幽以及早就没了关系的张芷涵。

虽然平时工作中也会接触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女人,但对于他来说就是嫌疑人和不是嫌疑人的区别,其实他在和女生相处上并没有过多的经验。

所以不论是张芷涵也好,还是苏梦林也好,在处理这种事情上,他总没有那么得心应手。

如果说之前是一个头一个大,现在就是一个头两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