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在这里碰到江阳州!

他的异样目光立即引起了对方的感知,江阳州同样回头看了许墨一眼,露出奇怪的表情,随即摇了摇头,并未过多逗留。

等江阳州离去后,许墨才堪堪松了口气。

好险……还好自己与他从未有过接触,再加上自己等级太低,对方根本看不上他,并未把他当作一回事。

许墨惊讶的同时用侦察术观察了一遍,却什么也没有看到,意味着对方至少是105级以上。

见到江阳州的那一刻,疑问也随之而来。

为什么江阳州会出没在深渊表层的?是因为人体炼金而堕入了深渊才出现在这里的么?

许墨考虑归考虑,也没忘记在江阳州消失之前,将不久前给十方谷那对男女标记的狂乱之名同步给他用上,并将一直挂在第九王侯身上的监视权转移到江阳州那里。

悄悄做完这一切的许墨这才对身边的端木瑾薇说道:“瑾薇,那个人的实力,你能感觉到么?”

“公子是说方才经过的那人么?从对方释放出的保护能量来看,应该不弱于我。”端木瑾薇望着江阳州消失的背影说道。

和端木瑾薇不相上下么……

身为炼金师,他肯定还有不一样的手段,真要是较量起来,一个端木瑾薇恐怕还不够,需要想个办法拉王嘉祯下水才行。

这江阳州虽然是他的大师兄,但在许墨的告知下王嘉祯早已知道对方堕入了深渊……

如此一来,或许用这种方式能引诱他出手……

许墨在心中思考了片刻,才继续说道:“嗯,我知道了。”

“公子问这个,是对那人有想法?”端木瑾薇问道。

许墨点了点头“是的,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被分成数份的记忆么?”

“这次来本身是为了在深渊表层的记忆,可实际上,这人身上也有一份属于我的记忆。”

“我并不知道他也会出现在这里,算是一种意外吧。”

听到有关许墨的记忆,端木瑾薇表情立即变了“公子这还等什么?我们这就去拿下他!”

“暂时不要打草惊蛇,只有一个你是没有绝对把握对他出手的,我在他身上种下了标记,随时可以找到他,不用担心他会跑掉。”

许墨解释道:“正常来说,这人不应该出现在这儿的,先观察观察,看看他想做什么,等交易会结束后,我会让王嘉祯也过来,到时再找机会。”

端木瑾薇见许墨早有安排,赞同道:“好的公子。”

许墨闭眼感受了一下江阳州此时的举动,发现对方时不时的左右看几眼,似乎在寻找合适自己的物品。

看他这副样子,像是专门过来这里寻求交易的?

而这轻车熟路的模样,显然不是第一次来了。

监视了一阵的许墨并没有太多的收获,于是选择退出江阳州的视角。

“走吧,瑾薇。”

江阳州一事暂时被许墨放在脑后,他知道处于江阳州身上的那份记忆,他暂时是急不来的。

两人在天火大道继续闲逛了一会儿,直到萨珈找到他们并通知交易会即将开始,这才重新回到了空所在的地方。

“许兄这一趟可有收获?”

一见到许墨,空孤傲的神情变得温文尔雅,笑意盎然的问道。

“还行,得到了一些有趣的消息。”

这趟天火大道逛的还算值,不仅有了装备升级的线索,还知道了江阳州的下落。

后面的时间里也收获了一些比较有价值的炼金材料,许墨打算将这些都给到王嘉祯,一来可以让他宽心,二来……还要找个完美的理由说服他帮忙出手对付江阳州。

空安心的躺在他的专属座椅上说道:“是么?许兄能有所收获就好。”

话锋一转,他看向萨珈继续说道:“可以启动了。”

“是,空公子。”

萨珈尽着她的本分,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道具打开。

位于房间内的几人感受到阵阵晕眩,这种感觉仅仅持续了数秒,许墨等人就恢复了过来。

“这种感觉还是那么的让人讨厌啊!”空有些嫌弃的说道。

“抱歉了,空公子,这种传送的方式是这次为了体现我们的重视,特意又重新安排的。”萨珈微微躬身回道。

许墨睁开眼睛说道:“没猜错的话,这是比虚临照影更为高级的炼金物【传凝】,我很好奇,进入交易会的位置为什么需要这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