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废物,竟然还是让他破开了阵基……洛云天脸上一片阴沉,冷冷的看着风北辰:“没了阵法又如何?

你的麾下和侍卫已经死伤过半,就凭剩下这点人,你还想把局势翻过来不成?”

“杀你们足够了。”风北辰淡淡道。

脚步凌空一踏,身体瞬间激射而出,挥刀斩向洛云天。

洛云天拔剑抵挡,刀剑相撞的一瞬间,他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道从刀身之上倾泻而下,他竟有些抵抗不住,被砸的倒飞而出。

洛云天瞬间脸色一变,虽然刚才交手下来他就已经知道,风北辰的实力在自己之上,但是没想到没了血色身影掣肘,完全放开手脚后,他竟然会强到这种程度!

看着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时间,立刻再次向他挥刀呼啸而来的风北辰,洛云天脸上闪过一股凝重,不再有丝毫保留,滔天煞气从体内汹涌而出,持剑前斩,全力迎战。

“杀!”

“杀!”

“杀!”

地面上,一众侍卫纷纷怒吼,喊杀声震天。

刚才被打的措手不及,还有血色身影牵制,始终被压着打,近乎是在被屠杀,心里憋闷已久。

现在阵法被破,从绝望又陡然看到了希望,一众侍卫气势如虹,向禁军奋勇反攻。

大批镇魔卫也迅速结成合击阵法,将天魔教众分割、包围,借助阵法合力展开围剿。

合计阵法乃是镇魔司的必修课,众人早已配合默契。

而天魔教众明显不懂合击之阵,只能各自为战,还没了神魔之影协助,应付起来顿时吃力,逐渐陷入苦战。

突然,大批侍卫从宫门一拥而入,为首之人披甲执锐,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放声大喝:“都尉府校尉徐彰,率人前来救驾!”

京城兵力主要分两部分,一个是禁军,掌管城防,另一个就是都尉府,负责守卫宫城,以及皇帝的核心警戒。

御前侍卫就属于都尉府,除了在宫里当值的人外,还有大半轮值、休沐在家,皇宫出现变故之后,现在终于赶了过来。

都尉府都尉郭弘毅对战之余,看了眼赶来的众人,哈哈一笑道:“来的正好,禁军统领严昊勾结天魔教举兵谋逆,尔等立刻协助镇魔司,将这些叛军和天魔教众全部镇压!”

“是!”

徐彰高声领命,而后目光冰冷的扫向皇宫之内的禁军,拔刀大喝:“给我杀!”

“杀!”

一众侍卫大喝一声,跟着徐彰向周围禁军挥刀冲杀而去。

严昊余光扫到赶来的徐彰等人,心里瞬间一沉,阵法被破,现在援兵也到了,形势对他们越来越不利了啊……

“唰!”

眼前突然刀光一闪,只是略一分神,鹿鹤轩便迅速抓住机会,一刀斩在了他胸前,留下一道一尺多长的伤口,瞬间鲜血直流。

严昊心里一惊,赶忙收敛心神,不敢再分心,专心应战。

……

李修然和韩禄等人赶到皇宫时,形势已经完全逆转。

有援兵赶到,本就士气如虹的残余侍卫和镇魔卫,士气更加高涨。

而阵法被破,本就陷入苦战的禁军和天魔教众,现在又面对援兵的围剿,压力陡增,士气也开始越发低落。

此消彼长,叛军逐渐落入下风,开始被压着打。

同知尹向晚和都尉郭弘毅正分别对战天魔教左右护法,赵子昂、孟安诚等镇抚使则在跟禁军将领激战,鹿鹤轩更是全程压制严昊,稳占上风。

各个战场,形势几乎全部一片大好。

“看来叛军已经不足为虑了啊。”林丰凯松了口气。

李修然扫过战场,目光突然一顿,而后嘴角微微上扬,脚步一踏,身体像是离弦的剑,提刀向前激射而去。

前方,项坤正在和唐聪缠斗。

项坤一刀斩落,唐聪横刀格挡,随即两人全部向后倒退而出。

唐聪还没站稳身形,就听身后突然袭来一道劲风,脸色瞬间一变,赶忙侧身躲避,一道刀光几乎贴着他的脸从面前一闪而过。

唐聪心有余悸的看向出手之人,而后脸色瞬间铁青,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李修然!你找死!”

还挺警惕……李修然略感失望,他还准备趁唐聪不备,给他来上一刀,报了刚才险些被他斩在刀下的仇,没想到还是让他察觉,躲了过去。

“唐将军是打的太过投入,没发现局势已经逆转了吗?阵法被破,援兵已到,今天死的人恐怕不可能是我了,唐将军还是先想想自己该怎么逃过这一劫吧。”

李修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不过你也不用白费力气了,不论你怎么逃,今天恐怕都难逃一死了。”

唐聪脸色阴沉,但也知道他所言非虚,局势的变化他都看到了,没了阵法加持,朝廷又有援兵赶到,形势已经完全逆转,局面对他们非常不利,再拖下去,今天恐怕真会凶多吉少。

但是有项坤阻挡,现在李修然又赶到,他就是想逃都不好逃。

唐聪一颗心沉到了谷底,看向李修然的目光也越发狠毒。

“我就是死,也先斩了你!”

唐聪怒喝一声,放弃项坤,直接挥刀向李修然暴射而去。

“就怕你没这个机会。”李修然淡淡道。

话刚出口,一道身影便从他身后跃出,纵身迎向唐聪,双手握刀猛然劈落。

“当!”

两刀相撞,两人顿时全部向后倒退而出。

蕴灵境?!看着面前的韩禄,唐聪瞬间惊疑不定,而后不等他再多想,一道劲风又从身后快速袭来。

唐聪猛然侧身,刚躲过项坤挥来的一刀,韩禄又挥刀攻至,唐聪赶忙横刀格挡。

应付项坤一人他就已经有些吃力,现在又多了一个韩禄,被两人围攻,刚上来他便有些招架不住,身形越发狼狈,境况险象环生。

有心想逃,一刀震开韩禄,转身刚想逃,项坤又纵身而来,挥刀向他斩落。

唐聪只能被迫止步,回身匆忙格挡,身后,韩禄同时掠至,一刀捅在他后心,刀尖直接透体而出。

“噗!”

唐聪猛然喷出一口鲜血,痛苦的低下头,看了眼胸前的刀尖,随即无力的瘫倒在地,被韩禄一刀毙命。

李修然没有再多关注,抬头望向了空中。

唐聪只是一枚棋子,死与不死都无关紧要,而这里才是能决定局势真正走向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