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面虎,你们发现了什么?”寻凡和司徒悠很熟悉,不像千寻羽明知道有事,但碍于不是很熟所以忍住了不问。

司徒悠没有停下脚步,“在我们挖掘宝藏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人在背后暗中操作。故意把宝藏的消息透漏出去,让一些人知道。他们这样做是故意的,而且还让我们的人知道,让这些先于我们到达的人给我们制造麻烦。他们是拿捏好了时间,我们知道的时间比那些先到的人晚一些。这样他们就会在这段时间暗中行动。”

真是这样,这和寻凡猜出来的一样。“那现在我们是不是发现了那些幕后之人。”

“是,我和冰块在不久前发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而综合我所知道的一切来分析,只有他才能操纵这一切。”司徒悠说道。

“他是谁?”寻凡和千寻羽同时问道。

“不用着急,没猜错的话,我们进去之后,就能见到他的。”司徒悠和冷无双不再说话,快速的向着山洞内部奔袭过去。寻凡和千寻羽满腹狐疑,跟在后边。

这是一个极其深远的山洞。弯处极多,司徒悠和冷无双速度极快,明显是对这里的环境很是熟悉。而从他俩严肃的表情来看,这次行动不简单。司徒悠从来都是处变不惊的样子,就是面对嗜血至尊他们的时候,司徒悠都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惊慌。当然,他和冷无双肯定知道到了一定时候,龙腾是一定会出现的,而他俩对龙腾的实力相当的相信。但是这次司徒悠却一反常态,很是焦急的样子,就连冷无双这个千年不化的冰块都满脸的郑重。

这种情况向寻凡和千寻羽他俩传达过来的信号就是,这次他们的对手非一般人物,司徒悠和冷无双是无敌之境的人物。寻凡和千寻羽虽然优秀,但是他俩可不敢说是司徒悠他俩的对手。而寻凡更是知道,自己现在虽然在师父的帮助下,在得到澹台琼灵魂体精华之后,也绝对不是全力以赴的司徒悠,冷无双的对手。而他俩现在的神情告诉寻凡二人,他们四个将要面对的人物实力之强,至少不在司徒悠和冷无双之下。

事态严重了,千寻羽是明面上的五行体。那是绝对要保护的逆天体质,而寻凡更是后天五行体。这一点司徒悠和冷无双是知道的。而这次行动一定非常危险,但是他俩还是让寻凡二人参与其中。也就是说,司徒悠和冷无双他俩需要寻凡二人的帮助。而没有其他人,就是说,其他人到场与否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对手到底是谁?寻凡和千寻羽的脸色也变得沉重了。

这个山洞看似没有尽头,四个人的速度何等了得,但是就是这样前进了这么久的时间还是没有走到尽头。这个莽云山看来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山体,定有玄妙在其中。寻凡和千寻羽终于算是见识到了世界的玄妙,修为的深远。

豁然开朗,前面出现了一个城市的轮廓。寻凡和千寻羽惊愕不定,这怎么可能?大山中竟然有着这么大的一个城市,虽然规模没有外边的大城大,但是规模也是不小。可想想也就释然了,连囚水河之中都有比这里还大的城市。说不定这里又是那位大能者开辟出来的。

司徒悠和冷无双明显没有寻凡二人的惊讶神色,直奔城门而去。城门是开着的,司徒悠,冷无双径直进入其中,根本没有任何的顾虑。他俩真是对这里很是熟悉。跟着司徒悠二人前行着,寻凡二人则是边走边观察。这里的布局倒是和外边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和囚水城一样,没有任何的人类活动的迹象。

而司徒悠的行动更加引起了寻凡二人的猜测,司徒悠带着大家径直前进。好像他知道他们要找的人在那里一样。这两个上个时代的人,知道的内情肯定不少,而之前他说感觉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而那个熟悉的气息是谁,是谁能够给司徒有了冷无双这样的压力,始终都是一个迷。

时间不长,他们来到了一个广场前面,这是一个宽阔的场地。司徒悠和冷无双稍微犹豫了一下,带着寻凡二人走进了广场。而就在他们进入广场之后,突然在广场四周闪烁出了光芒。

“玄阵。”寻凡瞬间就感知到了。他可是阵法行家里手,他虽然承认自己的武道修为和司徒悠还有着不小的差距,但是他对自己的阵道修为却有着极大的信心。他现在已经是玄阵师,而且是五源玄阵师。但是,就是他拥有着天下阵道奇书《信手摘星》和注解《星注》。可是离奇阵还有着极大的距离。虽然司徒悠比他多活了很多年,但是以他对阵法的见解,奇阵可不是只凭借时间就能成就的了的。

这是一个封闭玄阵。是一个极强的阵法,但是就在玄阵出现的同时,寻凡灵魂之力全部外放。这玄阵虽然玄妙,但是只要给寻凡几分钟,他完全可以破解。

千寻羽的眼神也变得凝重了,显然他也精通于阵法之道。但是他凝重的表情说明,他的玄阵能力,可能没有寻凡高超。而司徒悠和冷无双就相对安稳多了,对这里出现玄阵在意料之中。

寻凡和千寻羽全力戒备起来。这里有着这么强大的玄阵,布阵之人实力一定极高。而且这个人有着高深的神秘感,未知的对手不可轻视。

但司徒悠二人就没有寻凡二人这样紧张的态度了。他们的见识,和对对手的了解,让他们沉稳的多。

司徒悠环视了四周的封闭玄阵。严肃的说道:“君子剑,出来吧。我们到了,你不是把我们吸引到这里了吗?怎么我都到了,你还不出来?”

君子剑?这一定是一个人的绰号,司徒悠确实知道是什么人在幕后操纵。

“哈哈……”一阵大笑声传来。来自于玄阵外边,果然有人。寻凡和千寻羽向着笑声传来的方向看去。玄阵光芒一闪,出现了五个身影。为首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儒雅端庄,很有君子风范的模样。

“君子剑,虚若谷。果然是你!”冷无双说话了,但是话中带着极度的寒冷,微微带着杀气,但是,当他看见对方的阵容之后,心中不禁一沉。

“是我。冷无双,司徒悠,我们老熟人又见面了。一向可好!”这个被称作是君子剑的虚若谷和煦的微笑着,看着冷无双的眼神中还带着问候,丝毫没有因为冷无双表现出来的杀气而有一点的动怒之意。

“君子剑,狂刀,霸王枪,风火,千手。好强大的阵容。”司徒悠没有了以往的淡然,直接道出了这几个人的名字。虽然是几个人的名字,但是谁都能听得出来,这几个人都是和司徒悠一个时代的人。要不然司徒悠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叫出他们的名讳。这的确是一个强大的阵容,要是这出现的几个人都和当年的司徒悠有着相同的境界,今天可就麻烦了。

“你们的阵容也不赖嘛。千里飘雪,笑面虎,还有新秀寻凡和千寻羽。两个被视作未来希望的天才人物,尤其是千寻羽,竟然是五行体。真让我动容。”

“君子剑虚若谷。谦谦君子,天下敬佩。一手君子剑法独步天下,而且还是玄阵顶级阵法师修为。被多少人视作标榜。”司徒悠冷冷说道。

“行了,这种话就不要说了。你应该骂我两句才是,骂吧!”司徒悠刚才的话绝不是要夸奖对方,而是有着讽刺的味道。同时也是向寻凡和千寻羽透漏此人的实力。武道修为极高,又是顶级玄阵师,不得了。

“这全天下,现在也只有你俩能够有资格骂我几句。开始吧!”虚若谷安然的说道。好像他很是期待司徒悠骂他两句。

“而今,修炼再起。你作为曾经的神境巅峰境界,应该投身于重建这个星球荣耀的行列中,为什么这般行径?”司徒悠没有骂他,而是指责他的做法。

“以你司徒悠的聪明,应该早就猜得到我要干什么了吧?何必说这些没有用的话呢!”虚若谷还是风轻云淡的说着。

“是,我早就怀疑你了。你有着高深的阵法能力,度过五万年的时光,应该不是问题。但是在大战嗜血至尊之时,你没有出现。那时我就想到了你想要干什么。因为,以你君子剑的风范,危急时刻,你是最应该出现的。但是你没有,那么你一定在暗中做着什么。我不愿意相信,你会做出今天之事。这样不仅彻底毁坏了你君子剑的名头,而且是对你的师父澹台叔叔的侮辱。”司徒悠说道。

“别跟我提他,我的师父?他对我来说根本不是师父,我对他言听计从。而他又是怎么对我的,说我是故作君子姿态。说我是不堪重任之人,

就是阵法,都留了一手,要不然我的阵法修为,早就到了奇阵师阶段。”虚若谷的情绪明显出现了反常,不再是谦谦君子姿态。

而司徒悠说他是澹台叔叔的徒弟。寻凡心中大动,澹台叔叔极有可能是澹台琼。因为澹台琼可是修炼的阵法之道,而且阵法能力极高。是奇阵师级别。而这个疑似澹台琼的高徒,明显对自己的师父很是不满。

“澹台琼叔叔说错了吗?你真的可堪大用吗?现在这个时候,你不帮助这些后辈成就修炼之道,在这里搞黑手。你要证明澹台叔叔说错了,你就用实际行动来为自己证明。但是你的行动证明了澹台叔叔说对了。”冷无双鄙夷的口气说道。

“我为什么要向他证明?他已经是灵魂体状态了,能耐我何?我以君子剑的名声活了那么多年,得到了什么?只是博得了大家所谓尊重,有什么用?那些老家伙有谁帮我提升实力了,还不是要靠我自己提升实力。我受够了他们的高高在上的姿态,这回我要成为主宰。看谁还敢对我指手画脚?”虚若谷彻底撕下了自己君子的伪装,阴狠的语言,奸诈的表情,彻底暴露了他的本性。这怎么能称作是君子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