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小说网 >  忘川镜 >   第六章 百鬼

第九区。

……

回家的路上,林川并没有遇见大花,却遇见了四五场火拼,IPC的火力依旧凶残,基本没有枪声会持续一分钟以上。

看样子应该是因为浮空堡垒的调离,让那些荒野人趁机溜了进来。

林川把手揣到兜里,摸索了一下那三张百元大钞,确定了钱还在,便安心了一些。

随着雨越下越大,林川心里不好的预感也变得越来越强烈。

郊区的街道依旧破败,所剩无几的路灯也都彻底熄灭了,那些冲进安全区的荒野人肯定会第一时间破坏电路设施,林川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了,倒也没有多想。

可是当他看见福利院的教堂没有亮起灯光时,却骤然停下了脚步。

福利院作为联邦直属机构,是由政府单独供电的,只有这样才能确保IPC的警报装置常年都处于开启的状态,可是此时的教堂一片漆黑,那也就意味着IPC的警报装置也失去了作用。

手机没有信号,现在他根本联系不上景玄。

林川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走进了旁边的巷子,从墙上拿下了一块松动的墙砖,拿出了早就藏在里面的匕首,把那三百块钱和手机都放了进去,又将墙壁恢复成了原样之后,才脚步坚定的走向了福利院。

因为匕首不能戴上空轨,像这样的地方,林川在回家的路上足足准备四五处,每一个位置都是有可能遇见危险的地方,万事留一手,才能在混乱的郊区活下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熟悉的烤地瓜味儿掠过了林川的鼻尖,他神色如常的推开了院门,右手却已经握紧了藏在腰间的匕首,做好了叫小右出来帮忙的准备。

院子里并没被破坏,教堂的大门洞开,老旧木门在晚风中摇曳着,传来了有些刺耳的“滋嘎”声。

还不等他踏进院门,就听见了由远及近的引擎声,他赶紧转过身来:

“江阳!?”

在林川动手之前,江阳摘下了头盔:

“别耽搁时间,赶紧上车。”

哪怕这时候江阳也不忘整理一下被头盔压塌了的发型,这才抓起林川的肩膀就要把他甩到摩托车上,可林川却纹丝未动,反倒是力气用尽的江阳差点被反拽了下来。

林川沉着脸,戒备的问道:“景玄呢?”

“在我家,跟我走,路上给你解释。”

江阳没时间疑惑林川的怪力,焦急的解释了一句。

林川犹豫了一下,还是跳上了后座,心说不管江阳说的是真是假,到了他家就知道了,而且现在看来,不用小右帮忙,自己似乎也可以搞得定江阳。

摩托车飞快的穿梭在雨幕之中,直到远离了郊区,江阳才放慢了车速,开口解释道:

“早上我回公司之后,无意间听见了王经理在打电话,电话里提到了浮空堡垒和福利院,我担心他联系的是荒野上的捕奴队,所以我一下班就过来接走了景玄和狗子,这边没有信号,联系不上你,要不是受不了景玄那破嘴,我也不会冒着危险过来。”

林川不置可否,但却对江阳的戒备略微少了一些,只是依旧紧握着匕首,把行进的路线和沿途的环境都记在了心里。

这一路上都可以听见零星的交火声,黑暗的街道上根本没有行人,大家都躲进了屋子里,祈祷着荒野人尽快被清扫。

到光林塔附近的的时候,江阳和林川才总算在街道上看见了一些光亮。

江阳把摩托停进了距离光林塔站大概三四公里的晨光小区,这里是公司分给他的住所,这十多栋不超过20层的回字楼,便是晨光生物科技公司圈养劳动力的地方。

“走吧,虽然公司分的屋子小了点,但起码还有电梯。”

林川没有应声,沉默的跟着江阳走进了昏暗的楼道,在没有看见景玄之前,他不可能放下对江阳的戒备。

电梯里的味道一言难尽,江阳毫无戒备的把整个后背都留给林川,不知道从哪弄出来一个小梳子,正在那仔细的整理着头发。

很快,电梯就到了18层。

走出电梯之后,林川把匕首紧紧的攥到了手里,顺便也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楼道的墙壁上满是涂鸦,距离不过两三米的防盗门,隔出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牢笼”。

从回字形的走廊里望向对面,也只有零星的几个窗户亮起了灯光,人们都知道今晚外面不太平,都关紧了门窗,祈祷着IPC能早点扫清那些溜进来的荒野人。

脚步声回荡在昏暗的楼道里,江阳刚把手放到了指纹锁上,林川的耳朵就动了一下。

“小心!”

江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林川扑到了,紧接着就听见了一阵有些发闷的枪声。

四个全副武装的黑衣人从江阳的家里冲了出来,正准备补枪,却发现门口只有江阳一个人倒在地上。

“百鬼!”

江阳看见他们的般若面甲,顿时瞳孔一缩,那是百鬼捕奴队的标志。

躲在楼道棚顶管道的林川也认出他们的身份。

百鬼是游荡在第九区外最臭名昭著的捕奴队,林川他们小时候不听话,吴院长就会用百鬼吓唬他们。

不过现在却不是回忆的时候,趁着江阳吸引了捕奴队的注意力,林川直接从管道上跳了下来,骑到了一个黑衣人的头上,顺着他面甲下的缝隙,把匕首没入了他的脖子。

鲜血喷涌而出,瞬间就染红了林川的帽衫,可他的眼里却毫无波动。

在被吴院长捡回来之前,林川一直都生活在荒野里,所以早就见惯了生死,虽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却也有着近乎野兽一般的本能——脖子是绝大多数生物的要害。

捕奴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而林川在他们调转枪口起之前就松开了刀柄,伏下了身子,快速的冲了过来,紧紧的抓住他们手里的冲锋枪,举过了头顶。

子弹倾泻在了棚顶上,打落了一地的碎屑。

枪声让江阳也反应了过来,他赶紧起身抱住了最后一个黑衣人,手臂骤然隆起,冰冷的钛钢撑破了衣服,淡蓝色的冷光流转在他的机械臂之上,随着刺耳的吱呀声响起,黑衣人的枪管直接就被拧成了麻花。

突然的减员本就让捕奴人心神大震,林川的双手又像是铁钳一样,紧紧攥住了他们的枪身,不管他们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

但百鬼队员也不是吃素的,两人对视了一眼,直接就退下了弹夹,果断的放弃了枪械,从腰间抽出了短刃的胁差,同时劈向了林川。

林川只是犹豫了一秒,还是决定不叫“小右”出来帮忙,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可以维持多久的超频状态,万一黑衣人还有增援,陷入虚弱状态的他就只能成为活靶子。

不过林川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反应很快的用枪挡住了两人的刀刃。

“咔!”

胁差被枪身弹开,擦出了两朵火星,趁着两人劈砍的间隙,林川回忆着超频时的状态,错开了脚步,直接从两人中间穿了过去。

贴身之际,他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抓住了一个黑衣人的手腕,此时刀刃距离他的眼睛只有几厘米,与此同时,另一把短刃也劈了下来,林川的脖子甚至可以感受到那锋锐的凉意。

千钧一发之时,林川脖子上的小镜子闪过一抹微光,沉寂在他丹田里的灵气突然动了一下。

暖洋洋的感觉瞬间充斥了全身,林川感觉眼前的世界突然就被放慢了,他甚至可以看清那刀刃落下的轨迹。

抽身,夺刀,杀人。

一瞬间,两把短刃就被嵌入了两名百鬼的喉咙,喷涌的血花烟火般绽放开来,却没有一滴落在林川的身上。

“快帮我!”

林川还沉浸在奇妙的状态里,江阳却有些支撑不住了,林川赶紧学着在电影里看见过的方法,举起了手刀砍在了仅剩的那名黑衣人的脖颈上。

最后一名百鬼顿时停止了挣扎,可看着他那严重变形的脖子,林川的心里跑过了一万只草泥马,本来想留个活口,可这百鬼明显是活不成了……电影里都是骗人的!

“哕~”

江阳有些无力的把尸体推到了一边,看着满地的鲜血,愣了一秒,直接就吐了起来。

林川没理会他,捡起弹夹推进冲锋枪,直接冲进了屋内,刚进门就看见了被五花大绑的景玄和狗子,他赶紧上前确定了昏迷的景玄还有呼吸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景玄的光头上满是伤痕,看样子应该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倒是同样昏迷的狗子看上去没什么大碍,只不过嘴巴和景玄一样,都被绑住了。

“林川……你刚杀了人……就不难受吗?”

跟进来的江阳脸色苍白,看样子应该是第一次杀人,苦胆估计都快吐出去了。

林川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要难受,不杀他们,我们的下场可能比死都可怕,倒是你,为什么要救我们?”

江阳刚想开口,门口黑衣人留下来的对讲机里就传来了一个让他感觉有些熟悉的声音:

“人抓住了么?”

江阳有些犹豫的走过去,拿起了对讲机,不可置信的说道:

“王经理?”

“嗯?”

对讲机那边的王经理有些疑惑的应了一声,楼道里就再度恢复了寂静,只有江阳在崩溃的冲着对讲机大吼着。

其实今天听见王经理打电话的,不只是江阳一个人,只不过其他从福利院出去的员工们,都没想过要去救人,只有他一下班就跑去了福利院。

王经理只是想拿这群员工钓鱼而已,江阳安顿好了景玄和狗子之后,黑衣人们就得到了消息,只可惜江阳受不了景玄的言语攻击,不得不再跑一趟,所以赶过来的黑衣人们就只好留这里守株待兔,只不过等来的却不是兔子,而是死神。

林川给了景玄两个耳光,发现他没有转醒的迹象也就放弃了,转头出门开始收集枪械,除了被江阳把枪管拧坏的那把,一共收获了三把冲锋枪,两颗手雷,和两把短刀,剩下的就是一些压缩蛋白棒。

四个黑衣人的躯体装甲都有着保护装置,强行拆卸,太浪费时间,所以林川直接就顺着栏杆把四个人都丢了下去。

情绪崩溃的江阳都看傻了,明知道楼下的场景不堪入目,却还是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围栏边,向天井下看了一眼。

“哕~”

然后江阳就顾不得崩溃了,接着弯腰吐了起来。

直到实在是没什么可吐的了,江阳才脸色苍白的扶着栏杆站了起来,脸色发白的指着林川手里的那两把短刀说道:

“这是胁差,在百鬼捕奴队里,只有高级百鬼才有资格佩戴,咱们好像惹祸了,百鬼队不会放过我们的……”

林川有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是不会放过你,你揭穿了你们经理的身份,他肯定会杀人灭口,咱俩换个衣服,你带着二秃子和狗子往市区里面逃,我想办法引开他们。”

经历了刚刚的战斗,林川发现自己没有小右帮忙,也能应付下来,所以有些一些底气。

江阳却眼神坚定的说道:

“我不走,我留下来帮你。”

“抓紧脱衣服!去市区,进不去的话就往光林塔的上层走,那边肯定有IPC的警力。”

林川懒得理会他,直接就上手扒起了衣服,江阳刚想挣扎被林川一巴掌呼在了脖子上,最后只能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老老实实跟林川换了衣服。

两人体型差不多,换上了江阳碎了袖子的皮夹克之后,林川才认真的打量了一下他的机械手臂。

江阳的双臂应该是接受了一些**改造,可是他才入职公司不到两年,攒下的钱估计也换不到太好的机械义体,应付一两个人还行,留下来只能成为林川的拖累,所以现在最佳的方案,就是让江阳带着景玄他们逃走。

林川琢磨了一下,将一把冲锋枪丢进了江阳的怀里,这才进屋把景玄背了出来,绑到了江阳的背上,昏迷的狗子也被他装进了书包里,挂到了自己的身前。

“他们肯定还有支援,要不然你那个王经理不会那么淡定,我们走对面的步梯下去。”

江阳知道林川从来不会改变已经做好的决定,也没再坚持,屋子里也没什么值得他带走的东西,便跟在林川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

晨光小区楼下,林川刚帮着江阳把景玄固定在了摩托上,就听见了引擎的轰鸣声。

“带他们走!”

林川果断的把狗子塞到了江阳的怀里,便拎着枪冲到了小区门口。

公路上十多辆改装过的越野车上都架着机枪,后面还跟着一辆前四后十二的超大货车。

林川闭上了眼睛,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过来时周边的环境,在脑海中制定好了最佳路线之后,直接就举起了剩下的那两把冲锋枪,对着车队扫射了过去。

从江阳家出来之前,他就把枪口的消音器拧了下来,所以枪声和火光很快就吸引了车队的注意。

只是林川并没有射击的经验,两梭子子弹下去,就是听了个响,并没有对车队造成任何伤亡,不过他这番嚣张的挑衅,还是起了作用。

为首的越野车里,百鬼捕奴队三队队长田中一郎点了一下眼镜的边框,投射出了江阳的照片,看照片周围的环境,应该是在监控录像中截图下来的。

刚刚田中一郎借着枪火,看见了林川穿着和照片上一样的皮夹克,便直接用日语下达了命令:

“山口和井上跟我走,先把这小麻烦解决了,剩下的进小区抓人。”

“害!”

随着他话音落下,三辆车直接就脱离了车队,冲着林川追了上来。

架在三辆车顶上的机枪吐出了火舌,密集的枪声紧紧的追在林川的身后,林川在翻腾跳跃之间,甚至可以感受到子弹从耳边略过的炙热感。

而在田中三人走后,坐在货车副驾驶的王二柱有些疑惑的冲着自己的二叔问道:

“叔儿,老大叽里呱啦的说啥呢?”

王大全赶紧关了耳麦,这才不屑的撇了撇嘴,吐槽道:

“日语,说是要保证他们高贵的血统,我他么上次听到血统这个词,还是说狗的……”

……

与此同时,第九区IPC第27小队的八名队员正在赶往郊区。

浮空车里,陈茂打开了头盔的面甲,狠狠的啐了一口,抱怨道:

“秦队,这溜进来的老鼠也太多了,也没个能打的,你说,那些坐办公室的垃圾们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调离空堡也不提前派人支援。”

“大人物怎么想的跟我们没关系,遇见的都是老鼠还不好么,真要是碰见了捕奴队,有你好受的。”

队长秦勇没好气的拍了一下陈茂的头盔,这些新人总是想出风头,可荒野人却没他们想得那么弱,尤其是那些装备精良的捕奴队,有些捕奴队的装备甚至比正规军都要先进。

陈茂刚想反驳,众人的耳机里就传来了新的指令。

【光林塔外围地区发生大规模交火,请17,23,27小队迅速前往增援。】

“收到。”

秦勇顺手按下了陈茂的面甲,起身冲着所有队员严肃的命令道:

“全员检查装备,备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