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玄界,无极宗。

……

吴天拎着菜刀进了火柱之后,这片天地就只剩下了杨谦和空律的惨叫声还有怒骂声。

足足过了半晌,吴天才又恢复了那仙风道骨的模样,从火柱中走了出来,只是手里的菜刀充满着违和感。

火柱随之消散,露出了衣衫破烂的杨谦和空律。

“老疯子,今日之辱……”

最重礼法的杨谦双目赤红的骂了起来,可才刚骂到一半,吴天就甩出了手里的菜刀,直接钉在了他的脑门上。

不过场面却没有众人想象的那般血腥,杨谦只是化作了一张被劈开的画卷,缓缓的落到了地上。

同样丢了颜面的空律也化作了一粒佛珠,消散不见。

吴天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没胆的鼠辈,也就只敢让道身前来……”

话音刚落,一直站在他肩膀的青影顿时就炸毛了,对着他那张脸就是一通乱挠。

吴天自知失言,也没有反抗,只是悻悻的把她丢了进了灵宠空间里,这才转身看向众人,云淡风轻的说道:

“无始秘境明日照常开启,今日绕那小儒生不死,让出名额给张家的小子,你们可有意见?”

众人相视无言,苏文群都快被林川打死了,杨谦的道身也被打散,谁会傻到这时候替人出头。

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除了儒门丢了一个名额之外,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

姜洛和玄镜幽幽转醒,两人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都是在寻找林川的身影。

确定师兄没事之后,玄镜默念了一声佛号,总算是放下心来。

姜洛却是有些嗔怪的白了林川一眼,因为那秦婉容不知为何主动走到了林川的面前,正在说些什么……她有心不管,却实在没能压下那股烦躁,步履款款的走了过去。

“师兄,这位是?”

“大秦三公主,秦婉容,传说中的九州第一美人。”

看着姜洛那弯起来的眼睛,林川不知道为何会从心底升起了一阵寒意,只恨自己嘴总是比脑袋快,偏偏要加上个什么“第一美人”。

看着林川那一脸懊恼的样子,秦婉容轻笑了一声,很亲密的拉起了姜洛的手:

“不过是些无聊之人,为了讨好皇室罢了,妹妹这双眼睛便已是美绝人寰了,若是摘下面纱,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夜不能寐。”

姜洛不着痕迹的抽出了手,礼数周到的回应着:

“殿下过誉了,我家这师兄脑子不好,若是有什么地方冲撞了殿下,还望殿下海涵。”

趁着两人寒暄的空档,林川赶紧逃离了现场,只不过他才刚挪出两步,两个姑娘就齐刷刷的望向了他……

“小川,过来。”

“来了师父。”

好在吴天叫了他一声,林川瞬步都用了出来,直接消失在了两人面前,心说关键时刻还得是师父最靠谱。

……

……

平岚别院内。

吴天毫无形象的坐在房檐上,青影跪坐在一边,一脸幸福的看着他,残阳的余晖洒在他们的脸上,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前提是,忽略掉被拂尘束缚在半空的林川。

吴天神色肃穆的牵引出了林川体内的太极气旋,指尖燃起了一朵黑炎,慢悠悠的飘了过去。

眼看着黑炎就要触碰到太极气旋的时候,灵和暗对视了一眼,主动显现出了身形。

“有趣。”

两人肉眼不可见的身形,让吴天很感兴趣,他对灵气和魔气都很熟悉,可却是第一次感受从灵气粒子上感受到了自主的意识。

他本以为是有人在自己徒儿身上种下了某种神识,却没想到,居然是林川把灵气修出了灵智。

确定了灵与暗对徒儿没有威胁之后,吴天便把林川放了下来,把太极气旋也打回了他的体内,这才很严肃的说道:

“这是你自己的机缘,要好好把握,天镜将开,九州飘摇,这天下就要乱了……为师虽然带你入了这仙途,可那超脱之路,却要你自己去走。

记得明天入了无始秘境后,不要急着去找寻灵宠,先找一处安静的地方,运转玄清诀,感受到经脉的属性之后再做打算,也不要急着踏入气海境。

为师这道身不能久留,这锦囊等你探知到第一条经脉的属性之后再打开,大道万千,殊途同归,修武也好,修灵也罢,克敌制胜才是最后的目的。

其他的事情,你多向青影请教,为师在前路等你。”

吴天话音落下便缓缓消散,除了青影和林川,没人知道那以一敌二的疯道主,居然也只是道身而已。

青影有些惆怅的把脸枕在了毛绒绒的大尾巴上,望着天边怔怔出神。

林川早就习惯了师父的不告而别,自顾自的坐到了青影身边,没话找话道:

“……师娘,您今天不在我身边,我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

青影翻了个白眼,尾巴一甩就呼到了林川的头上:

“你这小没良心的,若不是我把老吴找回来,你今天就是不死也得掉层皮,把那锦囊收好了,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进了秘境,看情况不对就跑,教你瞬步不是让你当莽夫的,活下来才有以后。”

青影说完,也化作了一团影子,消散于此。

平岚别院里又剩下了林川一个人,他也终于有了时间把灵与暗送还给小左,等灵和暗通过了印记,林川的脑海里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灵:“老祖,我门回来了,还都留了分身在你哥哥那。”

暗:“父神,有机会的话,你应该去看看你哥哥的那片天地。”

小左:“哥哥?”

林川:“咳咳……你听我解释。”

小左:“呵,下次别叫我替你读书了,我可不想多个哥哥出来。”

林川:“哥,别这样,就是开个小玩笑,明天就要进入秘境了,那么多规则,我单是想想脑袋就大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小左:“你说什么?”

林川:“我说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小左:“上一句。”

林川:“哥……”

林川和小左就像三岁孩子一样吵作了一团,灵和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被殃及鱼池。

……

后山竹林内晨雾弥漫,仿佛在人们的眼前蒙上了一层细纱。

密集的脚步声,惊起了几只飞鸟。

林川有些迷茫的跟在姜洛和景玄身后,他怎么也没想到秘境的入口,就在这片竹林之内。

姜洛望向竹林深处,“满不在乎”的问道:

“昨日那三公主到底和你说什么了?”

“说她那弟弟不懂事,让我别跟他一般见识。”

林川满不在乎的应了一句。

很多时候他只是懒得多想,但他却不是傻子,三公主的突然示好不可能是因为犯了花痴,他虽然自认长得很俊俏,但也不至于让公主投怀送抱。

说到底,只是大秦皇室的处境堪忧,合纵连横的手段罢了。

姜洛也感受到了林川语气中的不屑,心里莫名的多了些欢喜。

说话间,三人便已经到了往日里林川练刀的那处空场。

老黄依旧懒洋洋的躺在青石上,忘尘居士和吕悠然正说着什么,各教弟子都已经泾渭分明的等在一边。

“姜洛,玄镜,鲁达,秦婉容,圆真,张野,你们六个跟我走,先送你们入气海山谷。”

见众人到齐,吕悠然点了六位踏入气海境的弟子,利落的转身走入了竹林深处。

除了无极宗的姜洛和玄镜,三教和皇室都有人踏入了气海,鲁达是刚刚突破的,还算是合理,皇室资源丰厚,堆出一位三公主也不稀奇。

但那佛门的圆真,和道门的张野却一直掩藏着自己的实力,哪怕在昨日云台乱战的时候,也丝毫没有显露出自身的修为。

林川拉住了姜洛和玄镜,小声的嘱咐道:

“你们要小心那圆真和张野,咬人的狗不叫。”

“嗯,你也照顾好自己。”

“师兄保重。”

玄镜和姜洛点了点头,嘱咐了林川一声,便跟上了吕悠然的脚步。

忘尘面色不善的白了林川一眼,心说这小子胆子真是越来越大,当着她的面还敢拉姜洛的手。

但碍于有外人在,忘尘也懒得理会,只是挥了挥手,剩下的弟子们每个人手里便都多了一张符箓:

“进入秘境之后,你们会随机出现在不同的位置,相信你们的宗门长辈都已经同你们讲过了秘境的规则,若是遇到了生死危机,就把灵气灌入这符箓中,届时不要抵抗,符箓会将你们带入到密闭空间内,待七日之后,便可自动脱离秘境。

最后再嘱咐你们一句,不管有没有寻得伴生灵宠,都要在七日之后,把灵气灌入符箓,否则将会永久的被留在秘境之内。”

忘尘说完,便踢了老黄一脚,离开了竹林。

老黄也不生气,只是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忘尘离去的背影,接着便起身打了个哈欠,一脚踢开了脚下的青石,露出了一处小小的枯井。

“还愣着干啥呢?过来,一个个往里跳,井口太小,人多了容易卡住。”

“?”

林川的脑袋上写满了问号,不是说这秘境要宗主和太上长老以特殊的法门才能开启么,他之前一直都以为开启秘境得闹出很大的动静,怎么也没想到秘境的入口居然这么简陋。

“林师弟,这号角你收好,入了秘境之后若是遇见了什么危险,可以吹响号角,附近的师兄师姐会第一时间赶过去帮你。”

“谢谢邢师兄。”

那个一头伤疤的胖和尚把号角递给了林川,便先一步跃入了枯井。

早上林川出门之前,青影便简单的给他介绍了一下那几位御魔军的师兄师姐。

这胖和尚叫邢海,是御魔军的百夫长。

御魔军的晋升只看军功,剩下的那几位也都是以觉灵境的修为就担任了百夫长的狠人,他们每人进入枯井之前,都看在吴天的面子上,和林川打了声招呼。

等无极宗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各教弟子也都陆续跳进了枯井,倒也没什么波折,只有十二皇子秦子胤在临行前,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林川一眼。

很快竹林里就剩下了老黄和林川二人。

林川也总算有机会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不是说这秘境要宗主和太上长老合力才能开启么?怎么弄了这么口枯井出来?”

“昨晚我们就把秘境打开了,无始秘境是你们无极宗的底牌之一,怎么可能当着别人面开启呢。”老黄解释了一句,突然面色不悦的问道:

“你小子是不是告状了,昨天那老疯子临走之前又跑过来跟我打了一架……”

“该。”

还不等老黄说完,林川就贱嗖嗖怼了他一句,直接用出了瞬步跃进了枯井。

……

无尽的坠落感让林川有些不适,黑暗模糊了时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又好像只过了一个瞬间,坠落感终于消失不见,林川眼前的世界也被骤然点亮。

参天的巨木林立,宽广的树冠遮盖了天空,只有零星的光斑散落在厚厚的落叶上,分明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可这广袤无垠的深林之中,却没有一丝声响。

林川只能隐约听见涓涓的流水声,就仿佛是先民奏响的乐章。

他没有急着去探索秘境,而是按照师父的嘱咐,爬上了最近的一颗大树,盘膝而坐,运转起了玄清诀。

丹田内,两团太极星云开始加速流转。

经历了与齐山的一战,灵和暗都已经接受了彼此的存在,虽然暂时没办法与老祖(父神)那边的分身沟通,可他们都明白了林川和小左之间的羁绊。

在他们看来,林川和小左就像他们一样,是世界的正反面,只是一个人站在镜子里面,一个人站在镜子外面。

不止如此,灵和暗还都能从星云外,那遥远的黑暗之中,感受到分身的存在……

随着玄清诀的运转,灵派出了远征舰队,暗也释放了无尽的分身随行,太极星云开始了第一次对黑暗的探索。

……

【前方发现不明热源。】

不知道过了多久,灵和暗远征舰队突然传回了消息。

与此同时,林川也睁开了眼睛,因为他感受到了丹田内传来了一阵温热。

丹田内,灵和暗都具现出了人形,飞快的赶到了林川的身边。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人类从未停止过向外探索的脚步了,按照老祖赋予的宇宙基础知识来分类,我们舰队发现的,应该是一处固定的虫洞。”

灵的脸上挂着难以抑制的兴奋,作为一个信仰科学的存在,没有什么比亲眼见证理论照映进现实更让人快乐了。

“从进入虫洞的分身反馈的信息来看,那里似乎是一条火焰隧道,那些火焰正在同化着他们……”

灵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暗总算有了开口的机会:

“我都说了那是试炼之路,只要通过了就能得到父神赐予的新能力。”

林川没理会两人的争辩,他已经知道灵所谓的虫洞,应该就是自己的已经打通的第一条经脉了。

离脉。

和师父一样,林川踏入气海之后的主要攻击手段,也都离不开火了。

林川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倒不是说离脉不好,相反,御火的离脉是大部分灵修最喜欢的一脉。

只是在镜玄界,第一条经脉的属性,也影响着以后的仙途。

自觉灵而始,入气海,便已经让大多数修士耗尽了一生。

从气海入通神,才是质的变化,只有入了通神境,才有了御空的能力,而通神也是仙途上最危险的一个境界。

若是三年之内可以合道,便仙途坦荡,若不能合道,便身死道消。

所谓合道便是将自己所创造的术,融进其本源大道之内,离脉御火,林川日后便要创造出被火之大道所认可的术,才有合道的希望。

所以有很多人宁愿一生都不入通神,也不愿冒着身死道消的危险去搏一条前路。

林川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创造出被火之大道认可的术,毕竟前人的御火之术太多了……

……

沉浸在修炼之中的林川并没有察觉到时间的流逝,树冠遮盖下的深林本就昼夜不分,两轮明月早已悄然爬上了天空。

【规则十八:无始秘境内有且只有一轮月亮,月光为银色,如果发现月光变为红色或者月亮数量不对,一定要停止吸纳灵气。】

不知情的林川依旧下意识的运转着玄清诀,很快,被吸纳进体内的灵气便悄然染上了一丝血色。

不受控制的血色灵气粒子并没有进入丹田,而是直接奔向了林川脑海中的神台。

呢喃的低语声从林川的耳边响起,杂乱无章,却又带着某种神秘的韵律。

莫名的恐惧感开始在林川的体内充斥,一点一点的掠夺着他的理智。

林川赶紧停止了修炼,睁开了眼睛,可映入眼帘的一切事物都变了颜色,就像是坏了的老旧彩色电视一样。

树干长出了人脸,一边咧嘴笑着,一边留着眼泪。

茂密的林海翻涌起了真正的海浪,近处的浪花喧嚣的翻涌着,远处的海岸线却笔直均匀的切开了不应该存在的夕阳,留下了一个火红的半圆,就像是小丑倒吊的笑脸,温暖而又诡异。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灵和暗,两人发现,黑暗之中多了很多血色的星体,他们还以为又有了新成员,赶紧切换到了最近的分身星体,准备上前打个招呼。

结果,那血色星体竟是延展出了无数条触手,想要直接吞噬他们。

灵和暗又怎会束手就擒,两人对视了一眼,灵直接化作了一柄机械战刀,暗则是瞬间扩大了身形,抓起战刀就斩了下去。

血色星体瞬间就被一分为二,化作了最纯粹的灵力因子,融进灵和暗的体内。

灵和暗也明白了林川现在的处境,开始了对血色星体的狩猎。

……

吕悠然之所以把月亮放在规则的最后一条,就是因为这是无始秘境中最无解的规则,不管是多了一轮月亮,还是月光变红,都意味无始秘境独有的血灵气开始逸散。

若是停止修炼还好,可若是让血灵气入体,它们就会像最猛烈的病毒一样,会在神台和身体中同时蔓延。

最好的结果就是在彻底失去理智之前,把灵气灌入符箓,进入密闭空间等秘境结束之后,接受灵气灌体,彻底消除隐患。

只可惜,这血灵气进入林川体内走十步,最少得挨上二十个嘴巴子……

前后不过十几分钟,灵和暗就肃清了所有的血色星体,灵甚至还捕获了一个,准备拿回去做研究。

林川眼前的世界逐渐变得清明,耳边那杂乱的低语声也渐渐远去。

清醒之后的林川擦掉了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那种诡异的恐惧让他想起了自己觉灵时遇见的那团不可名状的阴影。

平复下心神之后,林川拿出了师父交给他的锦囊,师父叫他探明了经脉属性之后再打开,想来里面应该是契合经脉的道术。

这无始秘境太过危险,多一分实力,便多一分心安。

林川一脸期待的打开了锦囊,可笑容很快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锦囊里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不管打通的是哪一条经脉,都不要选择影鼠当伴生灵宠……太特么粘人了。

林川满脑袋的黑线,有些捏碎纸条,但转念一想还是把纸条小心翼翼的收入了怀里,老疯子都好意思坑徒弟,不跟青影告状都对不起他。

眼下双月凌空,林川不敢再修炼,也没办法去探索秘境,若是遭遇到战斗耗尽了体内的灵气,反倒会耽误之后的探索。

在心里骂了老疯子半天,无所事事的林川把神识降临到了丹田之内,把灵和暗都叫了过来,准备和他们探讨一下御火之术:

“你们对御火有什么想法吗?”

“火之呼吸,大炎戒,豪火球之术……”

暗顿时就兴奋了起来,一边说,一边演示,看的林川眼花缭乱。

灵却撇了撇嘴,一脸不屑说道:

“低俗,愚昧,火焰的本质在化学上是氧化还原反应,而在物理上是化学能向热能的转化,这个过程的熵是增加的……算了,说了你们也听不懂,通俗一点说,就是掌控了火焰,便可以掌控了温度……

听说过氢弹么?

知道核聚变么?

懂什么叫核武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