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有点好奇那三公主长什么样……”

“嗯?”

姜洛又好气又好笑的瞥了林川一眼,她实在想不明白师兄的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可林川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还是让一丝甜蜜融进了她有些苦涩的内心。

姜洛轻佻了一下眉毛,平静的问道:

“那三公主好看么?”

“没看见啊……”

林川刚想解释,姜洛就打断了他,轻声追问道:

“那我好看吗?”

面纱挡住了爬上姜洛脸颊的羞涩,林川却绕着她打量了起来,一板一眼的说道:

“要说师妹这眉眼……是真的好看,小时候也很可爱,可十二岁之后,你这面纱就没摘过,都说女大十八变,现在还真说不好。”

看着这不解风情的师兄,姜洛美目含煞,拿出了竹简,从牙缝里挤出来了几个字:

“我想要一个两个字的答案。”

“报看。”

正好背对着姜洛的林川并没有察觉到危险,还在那抖着机灵。

“哐!”

结果就是,后脑勺又挨了一竹简。

不过林川插科打诨的这么一闹,姜洛的情绪也彻底缓和了过来,主动的说出了刚刚为何失落的原因。

林川这才知道,姜洛是因为儒家不收女弟子的事在烦心。

别说儒家的那些教派宗门,甚至有很多地方的学堂都不收女弟子。

三教之中,只有儒家对女性的恶意最大,九州这么大,也只出了妖儒姬这么以为儒门的女性高手,男尊女卑的思想已经被那些酸儒们刻到了骨子里。

林川没有修行过儒家功法,更是从小左那里接受过男女平等的思想,他知道性别不应该成为一种歧视,可他却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姜洛。

姜洛也不需要被安慰,林川一直都知道,洛师妹的野心其实很大,大到想扭转天下儒生的认知,让每个女孩子都有学可上。

“师兄,吕师叔叫你们进去。”

小和尚溜出殿门,把两人叫了进去,虽然他们都不喜欢那充满虚假的酒宴,可也不好一直躲在外面。

……

忘尘不喜酒宴,吴天不在宗内,一念大师回了极乐峰,无极老祖又懒得出面,无极宗五大巨头,就只剩下了吕悠然被派来主持这场接风宴。

承庆殿内的气氛很是热烈,三教虽有竞争,可门下弟子之前却大多交好。

他们不用面对魔土的入侵,也不用担心与天下人为敌,在修炼之余,少不得参加一些酒宴,或是交流修炼的心得,亦或者就是单纯的吟诗作对。

吕悠然无聊的躺在主位上,任由大和尚和老儒杨谦在那互相吹捧,田道长闭目凝神,也懒得说话。

三教的座下弟子们,都在那推杯换盏,只有无极宗的那几位师兄,显得格格不入,一个个身披重甲,滴酒不沾。

当然,也有例外,张丰年就像只勤劳的蜜蜂一样,游走于三教弟子中间。

林川进门的时候,张丰年正和那位摇着折扇的儒门弟子苏文群聊得兴起:

“苏兄一表人才,此次秘境之行,定可寻得佳宠。”

“张兄过誉了,谁人不知张家老祖的威名,进了秘境,还得劳烦张兄照顾一二,说起来,我倒是一直对贵宗的姜洛师妹有些好奇,听闻她师从妖……咳,忘尘居士,是当今九州,第一才女,可惜缘悭一面,不知张兄可否代为引荐?”

苏文群摇着折扇,很自然的把话题引到了姜洛的身上。

听闻此言,姜洛正要上前,便被林川拦了下来,丢给她一个看好戏的眼神之后,就先一步走了过去。

“这位苏兄,为何要见我家师妹啊?可是要入赘我无极宗?”

林川捏着鼻子,坐到了苏文群旁边,文绉绉的给他下了一个绊子。

苏文群却不接话,只是不紧不慢的说道:

“兄台误会了,在下只是好奇一位二八年华的女子,有何德何能来担任教习先生,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林川实在是看不得他那副虚伪的嘴脸,很不耐烦的抬手说道:

“行了行了,别拽文了,不就是看不得人好么,我就是我师妹教出来的,你要是不服,咱俩可以文比一番。”

苏文群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可眼里却闪过了一丝阴鸷(zhi):

“人贵有自知之明,阁下并非儒门中人,文比之事,还是算了吧。”

“林川,别打肿脸充胖子,苏兄刚在三月殿试上,摘下了探花,怎么可能会跟你一般见识。”

张丰年一脸厌恶的呵斥了一声,他倒不是想当苏文群的狗腿子,只是不想林川丢脸,毕竟都是同门师兄,自家人怎么闹都是自家事,可现在林川要是丢脸,丢得可是无极宗的面子。

林川却没有理会张丰年的好意,反倒是变本加厉的在那拱火:

“不敢就算了,给你机会你也不中用啊,大丈夫办事磨磨唧唧的,还瞧不上我师妹呢。”

苏文群笑容一滞,“啪”的一声就合上了折扇,起身朗声道:

“承蒙贵宗招待,恰逢林兄雅致,吾意与林兄做一文比,为酒宴助兴。”

此言一出,承庆殿内的热烈气氛瞬间为之一顿,紧接着便爆发出了各式各样的叫好声。

一群修士,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只有主位上的那几位大佬皱起了眉头。

吕悠然抬手虚压,等殿内重归安静之后,才严肃的开口问道:

“林川,你要与其文比?”

“嗯,还请各位师叔帮我们做个见证。”

林川拱手行礼,坦然的认了下来。

吕悠然有些不悦的看了他一眼,却也不好再多言,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心说既然这小子不领情,那就让他吃点苦头好了,反正也只是文比,出不了什么大事。

旁边的老儒杨谦心里掠过了一丝苦涩,这群小辈不知天高地厚,在无极宗的地界,还要弄什么文比,最后不管是输是赢都是麻烦。

苏文群先一步走到了大殿中央,丝毫没有掩饰眼里的悲悯。

“师兄……”

姜洛拉住了林川的衣袖,眼里满是担忧。

“没事,且看师兄为你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