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戒符每一次使用都可以,避开储物法宝上的禁制,从里面随即取出三样东西来。

这玩意只有打通了乾脉的通神境修士和踏入合道境的大佬们,才可以炼制,用料倒是很寻常,只是有些麻烦而已,不过对于吴天来说,也就是顺手的事。

两人回到了同门身边,开始愉快的享受着开箱子的乐趣。

“先开这两串储物佛珠吧,那两位皇子的好东西应该不少,可以留到后面再开。”

林川说着就把一张破戒符贴到了佛珠上面。

很快符箓就自动燃烧了起来,光华一闪,两人的面前就多了三件东西。

一本书卷,一瓶丹药,还有一套袈裟。

林川先把书卷拿了起来,他还以为是什么佛门秘法,结果看清了上面的文字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便秘的表情。

“这手绘版的金瓶梅,我翻遍了师父的书架都没翻到,你们佛门弟子也看这玩意吗?”

邢海老脸一红,赶紧把头别了过去:

“我可是正经出家人,别给我看这些腌臜的东西……”

林川无奈的叹了口气,一脸不情愿的把书卷收回了印记,别误会,林川只是想丰富一下师父的书架而已,绝没有观摩的心思。

那套袈裟也只是普通的换洗衣物,三样东西,就只有那瓶回灵丹还算是有点用,但丹药的品质也比不上林川从秦子胤那借来的好。

不信邪的林川连着用掉了五张破戒符,最后也只从十几样东西里,跳出了四五样有用的,除了丹药,最有价值的就是几片菩提叶了。

看到那几片叶子,林川才想起来,自己文比还赢了一枚菩提子呢,只是文比的第二天就进入了无始秘境,一直都没来及用。

“别浪费破戒符了,还是看看那俩皇子有什么好东西吧。”

林川把一堆破烂丢到了一边,很严肃的把两个皇子的纳戒摆在了自己的面前,这次林川直接把剩下的十二张破戒符全都贴了上去,一枚戒指贴六张,眨眼间,两人的身前就多了一堆东西。

那珠光宝气的光芒,在月光的映照下,差点晃瞎了林川的眼睛。

金条,铠甲,符箓,飞剑,灵石……两位皇子的纳戒里就没有无用的东西。

林川仔细的整理了一下,最后统计的结果的是:

收获了两袋子灵石,跟秦子胤给出来的一样,每袋都是500枚。

一套精炼过的宝甲,看上去就很精致,两柄飞剑也都是大师之作,、还有一枚小小的龟甲盾牌,林川尝试着输入灵气之后,龟甲瞬间就扩大了几倍。

四张符箓,其中两个是破戒符,两个是离开无始秘境时需要用到的符箓,除此之外,还有两根金条。

林川现在的心情,和小左第一次买饮料时,打开瓶盖发现上面写着“再来一瓶”时差不多,他毫不犹豫的把两张破戒符分别贴在了两枚纳戒上。

光华闪过,地面上多了一颗珠子,和一团透明的丝线。

两样东西林川都没有见过,他有些好奇的拿起了那颗银色的珠子,可是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那颗珠子便瞬间虚化,飞入了他的眉心。

林川心下一惊,赶紧把意识沉入了神台,他的精神体才刚降临到神台内,就听见了敖夜的欢呼声:

“呀!(好吃的!)”

一望无际的穹顶之上,敖夜正在费力的追逐着一团雷光。

暗一脸兴奋的从火湖中飞了出来,一脸痴迷的盯着那团雷光问道:

“那是龙珠吧!?这是第几颗啊?”

灵也化作了人形,十分认真的盯着雷光,一边记录着什么,一边说道:

“那是球状闪电,最狂暴的雷电,却可以在相对稳定的状态下存在,保持着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平衡,这就是科学的魅力啊……”

林川满脑袋问号的看着灵和暗,根本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他却感受到了敖夜那迫切的心情,心念一动,便直接出现在了那团雷光的必经之路,和轻易的就把它抓到了手里。

无视了手心传来的发麻的感觉,林川把这颗银色的珠子举到了眼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才发现珠子本身是透明的,只是里面凝固着一小团雷光,才会发出银色的光芒。

“呀~(要吃~)”

敖夜兴奋的绕过了林川的脖子,把头凑了过来。

林川点了点敖乌刚长出来的龙角,有些担心的问道:“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你吃了不会拉肚吧?”

“呀!呀!(不会!不会!)”

敖夜扭动着身体,直接缠在了林川的手上。

林川看他这着急的样子,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雷珠丢进了敖夜的嘴里。

“嗝~”

他本以为敖夜会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结果等了半天,就等到了一声饱嗝,紧接着敖夜就像喝醉了一般,摇摇晃晃的游动了几下,便盘成了一圈,趴在夜空地面上。

林川拎起敖夜研究了半天,确定他只是睡过去了之后,便苦笑了一声,离开了神台。

雷珠进入林川神台的时候,邢海正在研究那副铠甲,所以并没有发现林川的异样。

林川想到邢海师兄还没有踏入气海,也就把疑问放在了心底,等出了秘境,不管是问姜洛还是青影,应该都能得到答案。

现在就剩下那团透明的丝线了,这次林川小心的用星河刀鞘把丝线挑了起来,确定没什么变故之后,才拿过来仔细研究了一番。

“嗷呜~~~”

可林川才刚把丝线拿到手里,就听见了一声狼嚎。

紧接着密集的脚步就震动着大地,在天坑的边缘卷起了一大片尘埃,连带着好几颗巨木都倒了下去。

“姐夫!!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