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不见得!”

莫问闻言,嘴角微翘道。

神族男子听到莫问如此说,觉得事情不对劲,连忙控制身体闪避。

轰!

灰色球体直接撞蹭掉对方的一条肩膀。

“怎么会这样!竟然不可修复!”神族男子想要控制魂力去修补残缺的魂体,结果发现竟然无法填补。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里边的星体,可以直接对魂体造成伤害!”

莫问看对方的身体无法修复,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想。

“接下来试试重力转换!”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的身体会这么重?”神族男子惊恐道。

“看来是有效果!”

“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神族男子皱眉道。

“你处于我的魂海,我只是把魂海中的重力倍数进行调整一下。”莫问嘴角上扬。

“不多,也就五倍重力而已。”

莫问的魂海世界,已经完全超出神族男子的认知。

最后他的神魂在一声不甘的怒吼声中,被莫问吞噬殆尽。

莫问睁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七彩魂珠,大袖一甩,直接尽数收入囊中。

原先他还有所顾虑,但发现自己的魂海对灵魂体有些天然的克制后,他决定把这五颗魂珠尽数取走。

随着莫问把七彩魂珠收取,已经接近山顶的灵魂体都变得狂躁起来。

他们猛然加快速度,来到山顶之上。

当他们看到山顶之中只有莫问一人时,顿时明白七彩魂珠已经被对方尽数收取。

他们直接朝着莫问一头撞去。

灵魂体的攻击,作用于人的灵魂,所以他们齐刷刷的冲向莫问的灵魂识海,想要把他的灵魂识海尽数吞噬。

莫问看着冲向自己的数道灵魂体,直接闭目盘膝而坐。

“想死!”

“那我就成全你们!”

“我正好借助你们进行突破!”

莫问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一颗七彩魂珠吞服,他决定借助七彩魂珠和这些灵魂体突破现在境界。

这些灵魂体涌入莫问的魂海后,迎接他们的,是一场恐怖的灵魂风暴。

他们在恐怖的风暴中,随波逐流。

这股风暴越演越烈,毁天灭地的威能席卷整个魂海。

莫问太阳系完善的星体,被尽数摧毁,只留下唯一的太阳。

也就是莫问的魂核!

星体破碎后变成各色的碎块,形成一条恒星晕。

然后逐渐演变成一个璀璨星盘。

黑色的魂核吞噬着进入的能量体,魂力逐渐变强。

当魂核的能量饱和后,表面裂纹浮现。

“这是要爆开?”莫问的灵魂小金人察觉到这一幕,惊恐道。

这魂核中的能量爆炸,怕是会把自己的灵魂识海给整个炸飞。

自己在爆炸之下,会变成傻子吧?

“不行,不能让它爆开,会死人的!”

“对了!可以用多余的魂力凝聚星体,以此来削弱这股能量!”

莫问想到了解决的方法,并马上付诸行动。

太阳系的核心星体被他尽数复原。

魂核上的裂缝爆裂的速度得到减缓。

而七彩魂珠的特殊功效,在这一刻得到发挥。

那解开的魂核,正在缓慢的修复。

“我的进化路线是对的,太阳系的下一步是银河系,这就是我的魂力进化方向。”

“太阳系已经饱和,现在是时候凝聚银河系的星体了!”

黄道??星座、?道带星座、南天星座,北天星座……

莫问这一坐,直接就是坐了将近一个月。

银河系中的主要星座,在莫问花掉五颗七彩魂珠外加尽数把登顶的高级魂体吞噬后,全部被凝聚完成。

莫问的灵魂识海中,各星座和星体组成?条闪闪发光的银色河流。

这就是银河系的一个翻版星图。

盘坐在黑色魂核上神识小金人突然睁开眼睛,两道琉璃金光映照而出。

“这寂灭之瞳也太过恐怖,一眼寂灭,直接杀伤修士的神魂!”

这是莫问灵魂力晋升后觉醒的天赋神通,叫寂灭之瞳!

莫问的神识小人钻入魂核消失不见。

这片浩瀚无垠的星空,再次归于沉寂。

随着灵魂沉入灵魂识海,莫问从闭目中醒来。

此时的孤岛,除了莫问之外,没有其他人,也没有其他魂。

“咦?”

“时间到了吗?”

莫问突然感觉他被一股力量吸扯,这处空间,也在排斥自己的这副身体。

不一会儿,莫问所处的地方,有一个黑色漩涡出现,把他的身体整个吸入其中。

咻!

莫问再次出现时,来到蛮牛城的后山。

莫问看向不远处的刑天楷,不禁双眼微眯。

祖巫的体魄,灵魂层次竟然和自己没突破时持平!

怪不得当时自己无法清晰的查探到对方的修为境界。

进入魂窟的人被尽数传出,众人和等候在此的族人相继离开。

莫问没看到华阳雄心,猜想小白已经让华阳族回去,他辨别一下方向,离开了蛮牛城。

……

一座山峰上,有两位老者正在焦急等候。

随着时间推移,他们脸上的神色越发难看。

他们本是一行三人,和他们随行的二公子进入这处秘境,让他们二人在外等候。

但这位二公子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一位紫袍老者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眉头紧蹙。

“我们走吧,一个月的时间已过,二少爷恐怕在魂界内出事了!”

按照那位大小姐的说法,这处秘境一次进入,只能待一个月时间。

“这可怎么办?”青衣老者开口说道。

“还能怎么办,和大小姐实话实说。至于她要如何处置我们,那得看她的意思。”紫袍老者没好气道。

青衣老者闻言,身体微僵。

他对于那位大小姐的处置手段,不敢恭维。

“行了,你也不必如此惧怕。这事责任不在我们,而且在这秘境,大小姐还用得着我们,我们短时间内不会有事……”紫袍老者开口道。

“你我的神魂之火都掌握在那位手中,命早就不是自己的,还有什么好怕的?”

青衣老者闻言一愣,随后释然。

“还是老哥看得通透,你我都不是自由之身,命运都掌握在他人之手,没有比这更糟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