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放弃难度非常高的【最长的电影】,再加练了一个上午,下午赵子童唱的很顺,用了半个小时,三个人非常满意的结束了今天的试唱。

站起来,盛唐先是感谢了董闻晴这段时间以来的帮忙,赵子童也跟着说了感谢的话。

董闻晴听完有些恍惚:“以后…就不来了?”

盛唐点头道:“是啊, 他唱成这样不错了,等到元旦晚会直接上场就行。再说,考试周马上就要来了,师姐也得复习吧?”

无论本科生还是研究生,进入一月份之后都会开始专业课考试,董闻晴听完点了点头。

当三个人走到琴房门口打开门时,盛唐直接呆了:“你们…怎么在这?”

此时, 刘思妤、陈曼歌和郭欣茹三人, 正站在琴房门口四下打量,看到郭欣茹那一刻,盛唐大概猜到了事情经过。

看来,刚才郭欣茹给赵子童打电话时,她就发现了他们,然后又通知了陈曼歌,三个人过来估计正在挨个房间找呢…

刘思妤看着董闻晴,冷声说道:“这就是你说要忙的事情?”

陈曼歌也附和道:“我觉得,你有必要跟…师姐做出个解释!”

“……”

而郭欣茹看了看盛唐,觉得有点难受。

她给陈曼歌打电话,本来是在抱怨,或者向她求助,被赵子童“骗”了怎么办,可是打完电话后又觉得,就算是跟那个漂亮女生发生什么,肯定也是盛唐, 而不是赵子童。

她有点过于担心了。

谁知道,陈曼歌把刘思妤喊来了, 弄得现在就有点“捉奸在床”的意思,她觉得对不起盛唐…

董闻晴倒是一点都不怯场,看着刘思妤,大大方方的喊了一声:“刘师姐好。”

“你认识我?”

刘思妤一愣,问道。

这次不等董闻晴开口,盛唐替她道:“董师姐是作曲系研一的学生。”

03届研一新生开学的时候,刘思妤是作为老生代表上台发表演讲的,研一新生认识她,倒是很正常,不过刘思妤并不开心,因为她从董闻晴身上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长相漂亮,身材很好,学历不低,最关键的是学音乐的女生,气质不是寻常女生能比的。

“既然都认识,那就好办了。”

刘思妤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那咱们就好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

“这事还都是因为童子!”

盛唐不等刘思妤再多说,主动坦白, 旁边的赵子童愣住了:说好的保密呢?

而盛唐也是没有办法, 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 如果他不老实坦白, 他在刘思妤和陈曼歌这两个女朋友之间,怕是没得活啊!

“赵师弟?”

三个女生看向赵子童,尤其是郭欣茹,满脸的不可置信:难不成真是他和这位师姐有关系?

盛唐点头道:“是啊,其实这事还要从咱们那天晚上在徐鲜生吃饭开始说起…”

“……”

……

等盛唐说完,三个女生再次看向赵子童,郭欣茹眼光流采,问道:“这是真的?”

赵子童点头,有些沮丧道:“本来说好要替我保密的,结果老盛太不讲义气了,幸亏抗战的时候没他,不然妥妥的汉奸!”

盛唐:“……”

董闻晴也笑道:“刘师姐,现在你放心了?”

刘思妤有些尴尬的笑笑:“董师妹是吧?其实我没怀疑你,我只是担心他骗了你,因为我对自家男朋友可太了解了,花言巧语的,关键是长得还好看,经常有小女生上当受骗的!”

董闻晴点头,认真道:“多谢师姐提醒,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我不是那么好骗的。”

“嗯,那就好。”

“哦,对了师姐,他这种男生,你确实要时刻注意,不仅要防范外面的女生,他身边或者你身边的女生,你也要多留意!”

说这话的时候,董闻晴不仅刻意加重“你身边的女生”几个字,而且还看了陈曼歌一眼,虽然这一眼停留的时间不长,但无论是刘思妤还是陈曼歌都感受到了。

刘思妤和陈曼歌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吃惊,仿佛在用眼神交流,心说她怎么会知道咱们的事呢?

盛唐也摆出无辜的眼神:不关我的事!

而郭欣茹的问话则在继续:“你练了歌?什么歌呀?我能听听吗?”

听到这话,赵子童有些扭捏道:“那个…是老盛自己写的…我准备元旦晚会唱给你的…”

言外之意就是,现在不能给你唱。

盛唐一阵无语,说道:“唱,怎么不能唱?”

让赵子童元旦晚会上唱歌的目的是表白,而现在郭欣茹明显有点感动加意外,这个时候把歌唱了,能达到最好的表白效果,这货还憨憨的想等元旦晚会,到时候一点惊喜感都没了,哪里还能达到今天的效果?

赵子童疑惑的看了盛唐一眼,问道:“现在能唱吗?”

盛唐对这个憨憨真是服了,说道:“你又不是跟我表白,我说了有什么用?”

而刘思妤和陈曼歌则好奇道:“你还会写歌?我们怎么不知道?”

“嗨,随手写写,帮忙嘛!”

“……”

而董闻晴则非常好奇,因为她知道盛唐这随手一写的高度在哪,现在就连他的女朋友都不知道他会写歌,看来,他的兴趣真不在此,也从没想过用这种方式炫耀。

这么看来,真是让人羡慕啊!

“好吧!”

赵子童答应一声,准备开嗓清唱,郭欣茹却制止他道:“你们平时是怎么练的,今天就怎么唱吧,总不能白练了吧?”

盛唐也赞成道:“是啊,还是郭师姐说的对,我们的辛苦哪能白费?”

随后,董闻晴坐到了钢琴旁,而盛唐抱着其他也坐在她一侧。

刘思妤又问陈曼歌:“你知道他会弹吉他?”

陈曼歌摇了摇头。

刘思妤听完说道:“那说明,咱们对他的认识还不够啊!以后可得多了解了解!”

陈曼歌看了安静的坐在钢琴旁边、恬然如仙子一样的董闻晴,点了点头,似有所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