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提商夏将本源化身的战力提升至高品所带给寇冲雪的震撼,当视线转回灵丰界的时候,直趋海外御海宗巢穴的三路武者大军已然冲破了外围的阻碍,打破了御海宗的守护大阵,杀进了其宗门的驻地当中。

御海宗趋势海中异兽一开始以换命的方式阻滞各派的联合围剿,虽然给各派造成了一定的伤亡,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最终还是败退下来。

三路武者齐头并进,始终不给对方各个击破的机会,至此在其宗门驻地内部完成会师之后,御海宗败亡便已经只剩下了时间问题。

然而越是到了此刻,原本在海面上空观战掠阵的五位一品真人便越是神情凝重。

御海宗的内部拥有六阶战力是他们在之前数年当中便已经确认过的,甚至还曾经有过短暂的交锋,然而此战已然到了这般地步,可对方隐藏的六阶战力却至今都不曾现身。

孙海薇、盖青竹等人自然不会觉得对方是怕了,同时在拥有高品洞天真人封锁天幕屏障的情况下,也不认为对方能够在不惊动己方真人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遁走,更加不会觉得对方是在等死。

那么对方的六阶战力之所以不现身,显然有着更大的阴谋,甚至说不定对方还期待着某种变局的发生。

“让其他人停下来吧,小心对方狗急跳墙,造成无谓伤亡!”

盖青竹主动开口提议道。

飞虚子笑道:“怎么,盖真人的意思是我们五个主动下场?下面可还有一些御海宗的中高阶武者在负隅顽抗,我等出手怕是不太好吧?”

对方也是拥有六阶战力的,若是毫无顾忌的朝着其他人出手,那么纵使他们五个全力阻拦,恐怕也会对己方的中高阶武者造成极大的杀伤。

孙海薇在一旁笑着补充道:“飞虚子真人怕是误会了,教习的意思是说,可以让下面的人尝试着演练一下他们的合击阵势了,这是一个极其难得,同时也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不是吗?”

随着元平界的事情开始广为人知,再加上界域屏障的存在,使得灵丰界上下渐渐开始认识到,在动则位面倾覆、世界覆灭的大战跟前,所谓高阶武者不对低阶武者随意出手的约定俗成的规则根本不可能行得通。

在随时可能遭逢高阶武者恶意出手的前提下,低阶武者通过团结协助,特别是借助合击阵势的手段来对抗高阶武者已经是势在必行。

更何况在己方高阶武者数量处于劣势的情况下,通过合击阵势来弥补己方战力的不足,很可能就会成为挽救己方局势,甚至有可能是挽救己方世界免于覆灭的关键。

事实上,近些年来,灵丰界各大宗门实力对于合击阵势的演练一直都很是重视,各个宗门也都有着自家压箱底的本事,特别是能够越级挑战高阶武者的合击阵势,更是被自家宗门视若瑰宝。

随着几位真人命令下达,原本攻入御海宗宗门驻地当中的各大宗门武者,凡是修为不足武罡境的尽数撤出,留下的五阶高手当中,凡是出身名门大派的多能够汇合同门结成合击阵势,而不少散武者和底蕴不足势力的武者只能徒呼奈何。

其中不少嗅觉敏锐的五阶高手见状纷纷撤出了驻地,但也有不少贪心作祟且心存侥幸之人留了下来,准备博上一把。

而就在这个时候,御海宗宗门驻地的深处突然迸发出强烈而混乱的气机波动,而且这种迸发而出的气机还不止一种。

“戒备!”

早有准备的各大宗门的五重天高手迅速集结,如临大敌一般望向驻地的深处,但却并没有任何的慌乱。

甚至这些合击阵势在集结完成之后,还在缓缓向前推进。

“是一座福地秘境?”

随着在御海宗宗门驻地当中深入,一座虚空门户出现在了一众武者的感知当中。

“不是说这里有洞天遗迹存在么?咱们这些人当中有没有对于秘境空间有所钻研的,给看一看这空间入口是不是就是洞天遗迹?”

有的武者语气听上去很是不耐烦,直接便叫破了不少人的心思,但这人同样明显也是目的不纯。

“是不是洞天遗迹那就得要进去看一看了,不过单纯从眼下这座空间门户所透露出来的虚空波动来看,应当只是一座福地秘境而已。”

果然便有对于秘境空间有所研究的武者开口了。

“难道那洞天遗迹当真只是传言?”

人群当中顿时便有武者语带失望的大声问道。

“闭嘴!”

走在最前方的窦仲朝着后方大喊了一声,跟在他身后的一众学院高阶武者隐隐以他为中心结成了一座紧密的两仪乾坤合击阵势。

“这些人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他们不知道接下来马上就要对上拥有六阶战力的御海宗武者了吗?还是说他们自认为自己的合击阵势足以抵挡六阶战力的攻击?”

窦仲比五重天的大部分都更加清楚武罡境与武虚境之间的战力差别,所谓合击阵势在面对高阶战力的时候,首先要做到的仅仅只是自保,其次才有可能做到对高阶战力的部分牵制,至于说越阶击败,可以说若是没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和运气,几乎根本就不可能。

窦仲原本是不必参与此战的,他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罡境第五层,距离五重天大成领悟武道神通也仅差一步之遥,乃是学院当中妥妥的真人种子。

但他想要更快的进阶六重天,一直以来他的心中隐隐都保留着一份儿执着。

正是这份儿执着一直在激励着努力修炼上进,追赶着那个人的脚步,哪怕越到后来两人之间的差距非但没有缩小,反而有越拉越大的趋势,可窦仲依旧不愿放弃,不愿被那人落下太远。

而他此番主动参与此战,便是希望能够在对敌厮杀的过程当中更好的完成对自身修为的磨炼,这对于他接下来领悟武道神通有着莫大的好处,尤其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他有可能会与御海宗的六阶战力直接交锋,更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因为根本目前的调查来看,御海宗的六阶战力其实并非是真正的寄托了本源真灵的武虚境武者,而是一种通过“人兽合一”的秘术用来强行拔高战力的手段。

实际上无论是被界域的异兽,还是御海宗的武者,本身修为都还只是在五重天而已。

这些人和兽,对于窦仲这般有志于六重天的真人种子来说,实在是最合适不过的磨炼对象。

…………

二号巢穴秘境当中,正在与寇冲雪交流这段时间的武道修行心得的时候,商夏忽然间神色间有冷光闪过,连带着说话的语气也是微微一顿。

寇冲雪见状笑问道:“怎么,钓到大鱼了?”

商夏点了点头,语气微带诧异道:“没想到是他呀!”

“熟人?”

寇冲雪笑着问了一句。

商夏道:“不算太熟,但绝对印象深刻,只是有些出乎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