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刑司的卷宗密室,并不是所有武者都能轻易进来的。

那怕是昭刑司武者,若是没有得到准许,也无法进入卷宗密室。

卷宗密室内的卷宗,也分为了三六九等。

若是身份令牌的权限不够,也无法调阅到了卷宗。

昭刑司等级森严, 由上至下,设立着掌司、指挥使、龙纹、虎纹、蛇纹、金牌、铜牌、铁牌等职位。

掌司,则是执掌昭刑司的人。

按照楚国的规矩,每一任楚帝继位之后,自然而然的成为昭刑司的掌司。

所以当今昭刑司的掌司,便是当今的楚帝。

他有权调阅昭刑司之内的任何典籍。

掌司之下,便是昭刑司内的指挥使了。

外界传言, 昭刑司内的指挥使有数百位、数千位之多;但也有传言,昭刑司的指挥使只有数十人而已。

但究竟昭刑司的指挥使有多少人,没有人清楚。

这也是昭刑司最神秘的地方。

指挥使之下,便是龙纹、虎纹、蛇纹武者了,他们算是昭刑司之内的骨干成员,精英武者。

金牌、铜牌、铁牌,大多数都是隶属于密探级别,犹如漫天星辰散落在魔界各处,为楚国源源不断的收集情报。

像刚才林白和朱墨路过的卷宗密室大厅,哪里所有得到的情报,便是这些密探从魔界各处穿回来的。

昭刑司是一座极其庞大的组织,其内部结构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复杂无比。

而林白此刻手握着执剑使的令牌,进入调阅室。

他的权限,应该是仅次于掌司的。

毕竟执剑使, 乃是楚帝亲赐的钦差大臣, 权限一定很高。

听见无常姑娘问起林白要调阅什么卷宗。

林白不由得沉思了少许,他想要知道的事情,还是挺多的。

仔细想一想,林白深吸口气,说道:“还是不要想得太多,想解决眼前的麻烦事吧。”

“无常姑娘,我想调取千年前十二皇子的卷宗。”

千年前十二皇子的事情,乃是这一切事情的导火索。

虽然陈王殿下和楚曦都先后给林白说了一些,但林白还是想要看看昭刑司内是怎么记载的。

灯芯内的无常姑娘,目光定格瞬间,她随之笑道:“对不起,大人,您无权调阅。”

林白愣了一下,昭刑司执剑使的身份令牌,竟然都无法调阅十二皇子的卷宗?

林白问道:“为何?难道是我的身份令牌权限不够高吗?”

无常姑娘解释道:“大人手握着昭刑司执剑使令牌,乃是楚帝陛下亲赐的钦差大人,权限自然是极高的。但也无法调取十二皇子的卷宗。”

林白又问道:“我都无法调阅,那谁能调阅?”

无常姑娘回答道:“只要昭刑司掌司和楚帝陛下,才能调阅。”

昭刑司掌司就是楚帝。

看来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楚帝心中的一块心病,竟将十二皇子的卷宗权限设置得这么高。

只有他自己来调阅。

林白沉思少许,说道:“我想看大皇子死因的卷宗。”

灯芯内的无常姑娘目光定格少许, 说道:“权限足够, 请大人稍后, 小女子正在为大人取出卷宗。”

旋即。

无常姑娘声音落下,林白便看见自己面前的条案上,浮现出了一个卷轴。

卷轴字封上,赫然写着“大皇子死因极其调查经过”。

得到卷轴后,林白迫不及待地打开卷轴,其上引入眼帘地便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文字。

“楚良帝君,第8564年,宗庙祖祠传来讯息,帝君长子之命魂令牌碎裂,大皇子已亡。”

“遂,楚帝令,昭刑司前往大皇子寝宫查探,证实大皇子死于寝宫闭关密室之中。”

“……”

“楚帝令,昭刑司指挥使空临大人,雷准大人,叶顺大人,以及皇族三位亲王,苏亲王、墨亲王、云亲王,联合调查大皇子死因。”

“天机阁所有阵法师、炼丹师、炼器师、通力协助!”

“……”

“经过空临大人、雷准大人、叶顺大人以及苏亲王、墨亲王、云亲王,等诸位大人联合调查,与三年后,案件终了。”

“大皇子寝宫闭关密室,乃是完全闭合状态,无人擅入其中。”

“经天机阁首席阵法师‘叶丹阳大人’与天机阁数百位阵法师仔细查探三年,大皇子寝宫密室法阵和虚空法阵完善,并无闯入迹象。”

“经天机阁首席炼器师‘雾川翁大人’与天机阁数百位炼器师仔细查探三年,大皇子寝宫密室完整,并无闯入迹象。”

“三年后,昭刑司结案。”

“大皇子死因,死于走火入魔!”

“至此,案件终了,送至楚帝陛下查阅。”

大皇子死因卷轴上的文字,至此便全部结束了。

而且林白也看见了卷轴之上,留下了空临大人、雷准大人、叶顺大人、以及皇族三位亲王,苏亲王、墨亲王、云亲王等人的大印。

以及天机阁首席阵法师叶丹阳和首席炼器师雾川翁的大印。

最后,送至楚帝陛下查阅之处,留下了楚帝的大印。

至此。

这案件才算完整落幕。

林白仔仔细细又阅读了一遍案件,低声说道:“看这卷宗的来龙去脉,证据确凿,似乎并无漏洞。大皇子就是死于走火入魔!”

这时。

林陌仔细看向卷宗之上,注意到了一个名字。

“雾川翁!”

“天机阁首席炼器师!”

林白猛然想起,任辛前辈在临死之前,便让林白去寻找雾川翁。

当时林白便有所猜测,雾川翁是不是天机阁的武者?

如今在大皇子死因的卷轴之上,的确是看见了雾川翁的名字,那么就足以证明,雾川翁也是天机阁的武者。

“无常姑娘,我想调取天机阁首席炼器师雾川翁的卷宗。”

林白当即对无常姑娘说道。

无常姑娘目光呆滞一瞬,随之笑道:“权限足够,请大人稍后,小女子为您调取卷宗。”

不多时。

一份卷轴出现在了林白的桌案上。

卷轴字封上写着“天机阁首席炼器师雾川翁”。

林白慢慢打开卷轴,其上详细记录着雾川翁的生平信息,他出生于何处,何时开始修炼,何时娶亲生子,何时丧偶,何时丧子……,身边有多少朋友,身边有多少红颜知己,父母是谁,祖父是谁,祖母是谁,外祖父是谁,外祖母是谁……

都一一记录得一清二楚。

林白都连连惊恐,这昭刑司几乎将雾川翁家族数百代都记录在内,亲人朋友几乎没有一个有遗漏的。

甚至于就连雾川翁逛了几次清楼,找得是哪一位姑娘,持续了多少时间,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看得林白不由得头皮发麻,此刻他心中对昭刑司浮现出了深深的忌惮和恐惧。

在昭刑司面前,没有秘密可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