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刚过不久,裴绣就听到管家来报。

“启禀夫人,陈家铭被剥夺功名,终身不得科举了。”

“刚刚衙门传出来的消息吗?”

裴绣一点都不惊讶,诱奸寡妇啊,该坐牢才是!

“是的,小人派人去衙门口等消息, 说是你情我愿,只是陈家铭哄寡妇的诺言没兑现,所以寡妇才状告他,也因此诱奸不成立。但是也是确实与寡妇有染,败坏品德,又有今早之事,京兆尹厌恶他至极,直接剥夺了他的功名!”

这就说的通了!

就是不知道寡妇是陈家铭自己勾搭的,还是周成又或者是余大人安排的?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若是他行的正坐的直,何人诱哄也没用!

“他出京了吗?”

“还没有,听小厮刚刚来报,他正与那寡妇在衙门口撕打,寡妇骂他狗男人,没钱嫖娼就盯上寡妇,还使她的钱,结果还不准备娶她……”

两人又是骂又是扭打,污言碎语骂了一箩筐,管家也没好意思,把小厮传的那些话说出来,污夫人的耳朵。

说了个大概就终止了。

裴绣笑着点点头,“嗯,知道了,派人去临县的院子,告诉他,那座院子是咱们家的, 责令他明日必须搬出去。”

“还有,给予他的另外两个同乡一些照顾,免了他们接下来租住的租金,毕竟也是我们的同乡,早就该照应他们。”

原本知道是同乡后,她就该关照一下,只是因为有陈家铭在,她才没有一开始就给予特殊照顾。

古人同乡之情不一般。

照理,他们入京后就该打听出,周府跟京兆尹都是与他们同乡,他们该递帖子采访才是。

却不知为何没有上门?

明日后,她或许就能知道答案了。

管家应承后就下去安排了。

陈家铭这事也算是解决了,她也不怕那两个书生赖在她小院再也不走了。

毕竟京城物价高,在京城居住不易,若是没考中,他们只得返乡。

若是考中了,那也有他们周家的一份情在。

以后也是一条关系线。

她难得心情舒畅了。

让她意外的是,傍晚时分又有好消息传来。

“娘~娘~”

裴绣在屋里教小麦认字, 就听到了外头两兄弟兴奋的声音, 打开房门,就见他们跑的气喘吁吁的。

“干吗这么跑?又没人追你们, 碰到啥事了吗?”

自从周成跟老大去边关后,老三就无比的老实,每日都跟着老二规规矩矩的。

这会儿突然跑成这样,还大喊大叫的,已经挺久没出现了,她有点好奇。

老二喘匀了气,“娘,我们刚刚回来时听到街头巷尾有百姓讨论,说边关有捷报……”

老三也赶紧接话道:“说是朝廷的士兵刚一到边关就夜袭,打了东戎一个措手不及,还烧掉了他们为数不多的粮草。”

“对,听说东戎人士气低下,迟早败走。”

裴绣喜形于色,欢喜的抓住他们的手臂,“真的,消息是什么时候递进城的?”

“听说在一刻钟前,刚好在我们下学之时!”

小麦好奇的看着她娘跟哥哥们开心的面容,“娘,是爹跟大哥要回来了吗?”

“是你爹他们打了胜战了,捷报传进京了。”

“啊!爹好厉害啊!”

老三也问道:“娘,是不是要等东戎退兵,爹他们才会回来?”

“嗯,是的。”

“那现在都二月中了,他们粮草又不足,是不是会提前退兵啊?”

裴绣摇摇头,脸上的喜悦瞬间又没有,眉宇之间又开始泛起担忧的神色。

“不会,他们就是因为粮食不够,不足以过冬,所以才犯我们边界烧杀抢掠。现在粮草被毁,只会拼死反扑,发起更猛烈的攻击,缩短征程。”

这下两兄弟也皱眉了。

东戎人善战,勇猛无比,他们大夏兵马与之对战,除非人数上占绝对优势,不然根本无法与之匹敌,所以朝廷才会派兵支援。

裴绣见两个孩子也跟着她露出担忧的神色,连忙笑着安慰他们。

“别担心,东戎不是我们的对手,他们已经粮草不足,撑不了几天,咱们大军不出城应战都能耗死他们。”

“嗯嗯,对对,爹肯定又能打胜仗!”

两孩子被安慰了一下,又重新露出了笑容,他们觉得娘说的很有道理!

裴绣却没这么乐观,这段时间她也听了不少的小道消息,听说东戎这次是举全族来犯。

以往还没入冬前,他们就开始烧杀抢掠,为入冬囤积物资。

今年听说大夏朝出现了高产的新良种,他们早早就派使臣过来求良种。

圣上怎么可能会答应,自己的百姓都还没普及,怎么会赠给外族?

以防他们耍花招,直接当天就派人将他们送回关外。

所以今年还没入冬,边关就已经频繁有摩擦,猫冬时还消停了下,毕竟不活动,肚子就不会饿那么快。

但是谁知今年的雪下的比以往厚,冬天又比以往长,东戎国上下饿死冻死的人不在少数,粮食紧缺,所以才再次发动战争。

京城放晴了,也不知道边关是否也放晴了?

若是还没有,积雪将无法融化,开春后,东戎人也将不能耕种,不能放牧……

这场战就有的打了……

这也只是她的妇人之见,也不知道是否会如此。

甩甩头,只能等前方消息了。

次日一早,天刚大亮,小麦就兴冲冲的爬起来。

自从她受伤后就没再晨练了,天反常的一直下雪,裴绣怕她抵抗力不好,感染风寒就没让她晨练。

每日舒舒服服的睡到日上三竿,她已经好久都没有早起了。

“娘,快起床帮我穿衣。”

“着急啥,不用这么早去,雨晴说不定还没起来,你太早去打扰她睡觉了咋办?”

“好吧,那我一会儿先找哥哥们玩。”

裴绣打着哈欠给她穿好衣服,就唤李嫂进来给她梳洗。

她还要再躺下补觉,因为昨天的捷报,她夜里胡思乱想的都没怎么睡。

睡着了,梦里也一直出现他们上战场的场景,半梦半醒之间,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着多久。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