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宁这里得到了杨公宝库和邪帝舍利的准确消息以后,祝玉妍便带着婠婠告辞离开了。

一来是赶紧返回魔门,去为周宁收集那十卷天魔策。

二来则是准备着手开启杨公宝库,取出其中所存放的邪帝舍利。

祝玉妍办事倒也是十分地干脆利落,仅仅不过是几天的工夫,她便十之七八的天魔策送到了周宁的面前。

剩下诸如道心种魔**和紫血**等等密卷,短时间之内怕是凑不齐了,不过祝玉妍却是仍旧在费心尽力的继续寻找着。

如此一来,长生诀、天魔策、慈航剑典、这四大奇书之三已然是落到了周宁的手里面。

这么多的秘藏典籍再侧,周宁自然是准备好生闭关参悟一番。

虽然天魔策尚且补全,暂时不好动用推演祭坛,耗费源力去进行推演。

但是这却并不影响周宁自己去参悟其中的武道理念。

所以周宁也就没有离开大兴城,直接就客栈中长久地居住了下来,开始进入了闭关修行当中。

周宁这边是清闲下来了,然而江湖武林当中却是翻腾起了轩然大波。

身为天下第一人的宁道奇,堂堂三位大宗师之首竟然身死陨落了?

继净念禅宗之后,正道另外一大魁首势力的慈航静斋竟然也被踏平了?

这一系列的变故,使得本就不怎么平静的天下,立时间更为混乱了起来。

仅仅只是三五天的工夫,慈航静斋满门被灭,以及佛宗势力深受重创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江湖武林。

但凡是消息灵通一些的江湖武林中人,他们皆尽知道是周宁和魔门联手做下的这等惊天大事。

然而此战当中的详细情况,除去当时参战的佛魔两宗之人以外,其他人根本就无从得知。

他们所知道的也仅仅只是最终的结果,以及宁道奇这位曾经的天下第一武道大宗师,被周宁亲手镇杀在了帝踏峰之上消息。

至于此战当中内情如何,无论外人是怎样费尽心思地去打听,魔门中所有知情人却是纷纷选择了三缄其口。

甚至就连佛宗当中的天台宗,三论宗,华严宗和禅宗四家,亦是在大战过后直接选择了封山闭门。

智慧大师,嘉祥大师,帝心尊者,道信大师,佛宗这四大圣僧毕竟全部都是宗师绝巅的强者。

他们四人虽然不是魔门十多位宗师的对手,但是只要他们四人想要逃走的话,那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在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以后,这四大圣僧最终竟然全部都突围逃离了帝踏峰。

不过跟随他们四人前来支援慈航静斋的那些和尚,以及慈航静斋原本的尼姑,就没有冲破魔门围剿的那个实力了。

面对祝玉妍等宗师强者的屠杀,这些和尚和尼姑皆尽都埋骨在了帝踏峰之上。

这使得慈航静斋这处佛家圣地,千年古刹,彻底地沦为了白骨修罗场。

恐怕近百年之内,帝踏峰的范围里面都会弥漫这一种阴冷森然的氛围。

按照常理来说,佛宗一脉遭受了如此沉重巨大的损伤,他们应该会引导整个江湖武林的正道阵营去清缴魔门才对。

然而让江湖武林中人惊讶无比的是,智慧大师,嘉祥大师,帝心尊者,道信大师这四大圣僧逃回山门以后。

竟然一个个全部都销声匿迹了,就连分毫半点的声讨魔门一脉的意思都没有。

其实四大圣僧以及佛宗一脉,并非是不想报复魔门。

只是当日周宁镇杀宁道奇的威势实在是太恐怖了,这直接就将四大圣僧的心神全部都给吓破了。

在没有弄清楚周宁和魔门一脉的关系以前,四大圣僧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甚至连有关于周宁的消息,都不敢透露出去分毫半点。

生怕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冒犯周宁的忌讳。

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江湖武林当中都知道,世间出现了周宁这么一位新晋的武道大宗师,而且还是踩着宁道奇性命晋升上来的。

但是周宁的实力究竟恐怖到了何等地步,除去魔佛两脉的人以外,其他江湖武林中人一点都不清楚。

这些人是绝对想象不到,宁道奇竟然是被一招所镇杀的。

中原江湖武林内部人都不清楚的事情,大隋之外的异族就更加地不了解了。

例如东突厥的武尊毕玄,以及高句丽的奕剑大师傅采林,他们两人仅仅知道中原境内发生了武道大宗师的新老交替。

至于新晋大宗师究竟多强,他们两人却是根本不从得知。

不过在毕玄和傅采林看来,对方就算是再强,那也不可能敌得过他们两人的联手围杀。

因为宁道奇死在了周宁手上的缘故,毕玄和傅采林亦是对周宁升起无尽地忌惮来。

要知道他们两人单打独斗的话,可全都不是宁道奇的对手。

周宁既然能够杀掉宁道奇,那么就一定能够杀掉他们两人。

再加上东突厥和高句丽本就敌视大隋,所以毕玄和傅采林不约而同地就对周宁生出了杀心。

经过了一番沟通过后,这两位异族大宗师当即便选择了南下大隋。

准備將周寧这个威胁到他们的存在,彻底地自世间抹除掉。

大隋北疆的草原之上,一道高大伟岸的身影,正踏着皑皑白雪,朝着大隋关内行去。

此人浑身散发着邪异莫名的慑人气势,仿佛是暗中统治大草原的神魔那般。

他体魄完美,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眩目的光泽,双腿特长,使得他雄伟的躯更有撑往星空之势。

披在身上的野麻外袍随风拂扬,手掌宽厚阔大,似是蕴藏着这世上最可怕的力量。

最使人心动魄的是,他就像充满暗涌的大海汪洋那般。

动中带静,静中含动,让人完全无法捉摸其动静。

乌黑的头发直往后结成发髻,俊伟古俏的容颜有如青铜铸出来无半点瑕疵的人像。

只看—眼,足可令人毕生难忘,心存驚悸。

高挺笔直的鼻粱上,嵌着一对充满妖异魅力、冷峻而又神采飞扬的眼睛,却不会透露心内情绪的变化和感受。

使人感到他随时可动手把任何人或物毁去,事后不会有丝毫内疚。

此人便是东突厥的擎天之柱,武尊毕玄,在大草原纵横无敌数十年之久,盛名长垂不衰。

就在东突厥武尊毕玄自大隋北疆入关的时候,大隋东北的高句丽,亦是有一位清瘦的老者乘船南下。

那老者生着一张窄长得异乎常人的脸孔,上面的五官无一不是所有人都不希望拥有的缺点。

更为怪异的是,这老者的五官仿佛是全部都挤在了一堆那般,使得他的额头显得格外的高凸。

他的下颌修长外凹,弯弯曲曲地鼻梁十分地高耸巨大。

但是却极为不符合他面容的比例,显得他的双眼和嘴巴更为地窄小了。

幸好这老者有一头长披两肩的乌黑头发,调和了他宽肩和窄面的不协调感,否则看上去会更增别扭怪异。

别看这老者长得不怎么样,然而他却是高句丽家喻户晓地仙神一般的人物。

他是整个高句丽一国的守护神,奕剑大师傅采林。

世间明面上的两大异族武道大宗师,为了抹除周宁这个威胁,齐齐选择了南下大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