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等人率调查队到矿场之中调查,这个矿区所有的数据他们都拿到了,包括各种细节数据。比如这里总共出产什么样的矿种,每一种矿该如何分辨鉴别等等。

整个矿区里的各种通道,开采区等等也全都清清楚楚,就算没有对方的人引路,他们自己都能在这里面穿行自如。

“西姆,前面是什么采矿区,怎么还有铁门封锁。”秦臻问道。大家各自分开调查,他身边现在只有米诺斯和一个分局的调查员。

“秦监察有所不知,我们贝渥司矿区是个很古老的矿区,里面有着很多连我们都不敢接触的地方。这里已经是地下四五千层,平时在这里作业的都是机械和人工智能。”西姆说道。

“明白了,就是说里面有种东西是正常生命体无法接近的是吧?”秦臻说道。

“正是如此。”西姆肯定道。

“我想进入看看可以吗?”秦臻说道。后者微微一愣。

“进去看看?”西姆觉得自己听错了。

“嗯,既然我们有调查权,那只是看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你该不会告诉我一开门里面就会出来什么灭世大魔?”秦臻说道。

“那倒不是,真这样的话我们哪还敢在这里开矿。只是这个地方和要调查的矿源毫不相干,而且里面还有些未知的东西,我觉得秦监察还是不要进去了。哪怕放几个探测器进入探测都可以。”

西姆说道,这种古老的矿区中除了人为禁止的地方外,还有很多拥有传说的地方。那是祖祖辈辈在矿区工作的人扣口口相传下来的禁忌,平常连靠近都不敢。

“没事,你这么还怕的话就把钥匙给我们,我们自己开门进去。”秦臻说道。他到不是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而是要想在这么紧密的布置的中查到什么,那就要先打乱对方的阵脚。

“既然你们非要进去,那我只好陪你们走一趟了。不过有关的一些信息你们还是得知道。”西姆一遍带着他们走过去一边说。

“在贝渥司的矿区中有着很多传说异事,面前这个门叫灰门,在矿区总共有十三道,每一道都是这样锁起来的。传说在矿区内活动着一种特殊的生物名叫灰人。”

西姆说到这里,从那铁门中就有一阵阴风吹来,顿时让他觉得毛骨悚然,神情都有些惊恐。秦臻两人也觉得这股风透着凉意,而且看西姆的样子应该也不是装的。

“我们自己过去吧,以后你还要在这了工作,既然是你们的禁忌,那你还是不要接触了。”秦臻说着便从他手中拿过钥匙。

这都什么时代了,还在用这种实体的钥匙,并且钥匙环上一大堆钥匙都已经生锈得不行了。而那把锁也很有历史感,锈迹斑斑不说还刻有符术咒文。

站在门口,矿洞里的灯光斜斜照入门中,在那斑驳的光影之间存在的灰色仿佛会移动。因为调查员也是本地人,所以在试钥匙的时候他就站在一旁。

幽幽的凉风一阵阵掠过,盯着那灰色的地带一直看的调查员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出现,在那灰色区域他看到了一个人赫然而立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灰,灰人!是灰人!!!”调查员惊恐地后退。

“什么灰人,你冷静点!”秦臻两人都觉得莫名其妙,随后他放出金色光芒照进问中,里面根本空无一物。

“奇,奇怪,我明明看到……”调查员走上前去,整个门里空无一物,只有各种开凿了很久的矿石痕迹,不过深处还是一片漆黑,他也还有一点怵。

“你是受到传说的影响了,真有那种东西你自己也有光能有律条,将之驱散就可以了。”秦臻说道。

这时候锁也拧开了,米诺斯走在前面,开着散态身躯,身体释放出光芒将黑暗驱散。脚下散落着很多硬质的海绵,踩上去发出各种声音,洞里面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温暖气息,也感觉不到什么凉风。

再往里面走就看到墙上有些浮雕,雕刻着很多简易的和远古的东西,从这里到也看得出这个矿洞的确有些年头了。最后还在洞中找到一些骸骨,也不知道是人的还是动物的。

“这就是灰人的真面目?”米诺斯说道。

“这些骸骨能维持这么长时间有些奇怪,不过我们也不是来探案的,就这样吧。简单探测一下我们出去。”秦臻说道。这里如果是个无主遗迹那他肯定把这些东西带回去研究。

用探测器扫了一下,本来没有什么异常,探测器也是针对孢子的特性进行设计的。但是当探测器扫过那堆骸骨的时候却发出了孢子反应。

“监察!”米诺斯在外人面前称呼也变了。

“难道这骸骨里还有孢子?用存储箱存下,先暂时不要透露我们找到的线索,等调查结束离开矿区再说。”秦臻说道,这里是对方的地盘,现在就说找到了线索,难保对方不会铤而走险。

不多时他们从矿洞出来,锁门以后发现西姆还在外面等着,并且还有另一个人也在。这个人秦臻见过,是矿主身边的助理,名叫西马。

“秦监察~这似乎不是你们调查的范围吧。”西马语气中带着些许质问。

“怎么,有什么问题?”秦臻说道,他们拿到了调查权,这个矿区任何地方都可以调查。

“这种禁地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就算你们有调查权,也请尊重地区的文化差异。”西马说道。

“这是当然,如果非必要的话。那我们就继续调查了。”秦臻不与对方发生任何冲突。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西马也只能看着对方从自己身旁走过。

西姆继续带着他们往前走,一路上的矿洞西姆介绍得有声有色,但秦臻都没有进去看一下。甚至是开采硫明晶石的矿洞他都没进去,反而是离了几十层那种连西姆都不介绍的矿洞他直接进。

反观其他调查组都很循规蹈矩,只有他不遵常路。西马一直留意着他们,有时候看得他心惊。

“西马,情况如何?”贝渥司矿主来信问。

“矿主,情况很糟糕。这个秦臻不走寻常路,之前我们存放那东西的地方他都去了好几个了,虽然已经处理过,但对方似乎有针对那东西的探测器。”西马说道,

“若是真让他在这里面找到孢子的痕迹就麻烦了。既然他这么喜欢去禁地,那就送他去。不过记得三个人里留下一个,别到时候让人说我们有意陷害。”贝渥司矿主语气森冷地说。

“知道了矿主,你放心,绝对是对方自愿的,我亲自操作。”西马说道。

秦臻这边继续找线索,没过一会儿西马就回来了,他要亲自带秦臻他们到处调查。而秦臻也无法拒绝,因为拒绝也没用,毕竟是人家矿场。

“我看秦监察似乎对一些比较偏僻的矿洞比较感兴趣,要不我多带你们去逛逛?”西马一副很热情的样子,这让三人都有些狐疑,这个人突然这么热情肯定有鬼。

“那就有劳西马助理了。”秦臻说道。

“那我们是直接去还是一路走呢?”西马面带微笑地问道。

“慢慢走吧。”秦臻说道。

“也行,前面就有一个矿洞,是之上你们去过的灰人矿洞,要不要去看看。”西马说道。

“去看看。”秦臻也顺着对方的话。

西马带着几人来到门前,他就比西姆更专业,直接就认得是哪把钥匙,当场就把门打开。

“既然这里是禁地,那我们就不看了,还是要尊重文明习俗。”秦臻收回了踏出去的一只脚。

“不看了?说不定真有谁在里面作奸犯科呢?毕竟这么大的矿区,我们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管理到位的。”

西马内心哂笑。就是因为之前他们在这里植入过孢子,所以他才知道是那一把钥匙。越是大方的让对方看,对方反而怀疑是不是自己布置好的,直接不看了。

“这倒也是,若是能在调查的时候顺便帮到矿区,那也算是不虚此行。我们就进去看看。”秦臻说着就走了进去。

“……”西马差点破口大骂。

“要仔仔细细地搜索,千万别遗漏一丝一毫的细节,要帮矿主确定一下有没有人背地里作奸犯科。”秦臻的声音响起,西马更是差点吐血。

提心吊胆一番,看着对方什么也没搜出来,西马这才松一口气。同时他也不相信这个秦臻这么有什么读心术,能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又走过七八层,又是一处禁地。

“前面又是一处禁地,没有人进去过,要不要去看看。”西马说着便走上前。一样的表现方式,只不过这次的禁地的确和孢子无关。

“不必了,我看这里也的确没有人来过。”秦臻一口否定。

“……”西马内心大骂,他喵你连门都没看到是怎么知道的确没人来过的。

“西马助理,你怎么了?”米诺斯问道,他的心中和西马刚好相反,只差喜形于色笑出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