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索和不由沉默无语,他十分理解大罗宗三长老现在的悲痛心情,是以实在不忍心开口打击其斗志……

“报仇?哈哈哈哈……还是好好想想我们大罗宗今后该何去何从吧……”

大长老充满自嘲的大小声响起,他们拿什么来报仇?全盛状态的大罗宗都被对方单枪匹马给灭了,还报仇?

“大长老!?这等血海深仇,难道你不打算报吗!?”

三长老不由双眼大睁的看着大长老。

“那我们也得有这个实力啊!现在我们大罗宗连存在的资格都没了!你知道吗!我们大罗宗三个字只要再敢出现在世上,对方马上就会再来灭我们一次!老祖与太上长老尚且在, 都不够对方一尊守护神打,我们现在拿什么报仇!!”

大长老回道,他现在根本就看不到宗门有报仇的可能,邪猿的实力,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根本就是无敌的存在!两件极品圣器加数件圣器合力都敌不过, 他们还要如何战胜!

“我知道我们宗门是敌不过!但……其余九大宗门呢?七国呢?以我们的交情, 只要能求得几个势力联手,难道还不够吗!阳马皇祖!你会帮我们大罗宗的对吧!”

三长老目光看向了索和, 他知晓大罗宗与阳马国皇室,世代有来往,而且多次并肩作战对抗怪蛇禁地入侵,交情颇深,这个人情总求得来的!

而别的大势力,他们大罗宗除了与同在阳马国境内的天恒宗、普门宗有些不对付外,基本都算交情尚可。怎么着也能寻得相助的。甚至天恒宗、普门宗也不定会念在长年共同对抗怪蛇禁地的交情上,出手相助!

大长老几人目光皆不由看向索和。

“这……”

索和顿时面色有些不自然起来,他不久前可就眼睁睁看着大罗宗被邪猿覆灭的。现在面对大罗宗三长老几人的目光,自然是感到有些无所适从与不知如何回应。况且,他也根本不敢应……

“阳马皇祖?”

三长老不由露出有些难以置信之色,他哪能看不出索和对此的难为情,不愿答应的意思!

“唉,三长老,不是我不愿帮你们大罗宗,而是实在是没这个能力啊。你看看你们老祖与太上长老留下的极品圣器, 对方可曾带走?你再看看你们宗门埋藏在废墟下的宝贝,对方可看上眼过?”

索和轻叹摇头。

“这……这……怎……怎么可能……”

三长老瞬间便明白了索和话中之意, 不由得便是一个激灵,只觉脊背发寒!是啊……对方连极品圣器都不放在眼中,都懒得带回宗门,这意味着什么!?这背后所隐藏的含义,足以让所有势力慎重考虑!

“不可能!这天域宗怎么可能会有这等实力!这根本就是一个以前听都没听过的宗门!”

白鸿疯狂怒吼起来,他根本就没法接受这个事实。

“以前有没听过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知道这个宗门超乎所有人想象就足够了……”

索和又是轻轻一叹,事实就摆在眼前,别的那些还重要吗?

白鸿闻言,瞬间便是瘪了,直接愣在当场。

“唉,这样吧,诸位先收拾收拾,召集余下弟子,随我回国都暂且安定下来再说吧。别的事情,从长再议。”

索和又是开口, 这或许是他唯一能帮得了大罗宗的了。

“多谢了。”

大长老点了点头, 如今这个状况,他们可是连大罗宗这个名号都不敢用了,更不敢在这里重新建设宗门,否则一旦被知晓,岂不是要再被灭一次,到时候不知道又要伤亡多少,甚至可能真就一点香火都延续不下来了。

所有,现在的他们可以说与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没什么区别,阳马皇祖还愿意收留他们,都已经算是念旧情了。毕竟收留他们,可是有冒着得罪天域宗的风险啊!

一想到这里,大长老心情更是复杂起来,任他如何都没想到,他们大罗宗竟然会有害怕得罪谁的一天。无数岁月来,都是别的势力害怕得罪他们大罗宗,他们大罗宗何曾怕过谁啊?现在……当真是天大的讽刺啊……

一番收拾与召集后,大罗宗大长老安排了部分弟子留在这废墟中接应其余可能还会回来的弟子后,便带着宗主等人,随索和往阳马国国都而去。

待来到阳马国国都都已经是深夜了。

大气恢弘的皇宫大殿内,灯火通明。

“恭迎皇祖归来!还有大罗宗宗主、大长老你们?”

身穿龙袍的阳马国国君恭敬施礼起来。

在阳马国国君身旁的还有之前那阳马国太子索斐、丁荣与两名老者。

这两名老者与丁荣一样,都是阳马国守护者,不过都是拥有极品圣器,实力比之丁荣强不少。

“嗯,大罗宗几位贵客暂且来此做客一段时间。”

索和微点头示意,因照顾大罗宗众人面子,暂时并没打算将大罗宗被灭之时道出。反正要不了多久,大罗宗覆灭的事情便会传开。不用他多说,阳马国国君等人也会领会。

“哦?那真是太好了!诸位大罗宗的前辈!听闻你们准备灭那天域宗,是不是?”

那太子索斐顿时露出欣喜之色,看来很快他大仇就能得报了!以他们阳马国与大罗宗的势力联手,那天域宗再如何,也是翻不起浪花的!

此时,大罗宗大长老几人闻言皆是面色一僵,十分不好。他们刚被天域宗给灭了宗,现在还给他们提这茬事,无异于在他们伤疤上撒盐……

“索斐!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滚一边去!”

索和顿时便是面色一沉。

“不是……皇祖……斐儿也是被那天域宗欺负了,这回不正好?咱们可以与大罗宗联手,一起将那天域宗给灭了,好好出一口恶气!皇祖,你要为斐儿做主啊……”

索斐露出委屈之色,皇祖怎么这就呵斥他了,他好像也没说什么失礼的事情吧?

丁荣则在一旁沉默着,原本他还打算劝说这事就算了,现在既然连大罗宗都要灭天域宗,他再多言只怕也是无济于事,反倒是多得罪人。

大罗宗大长老几人闻言,却是尽皆一愣,说不出的表情盯着索斐.。

而那索和则不由双眼大睁,倒抽了口凉气,瞬间就感到浑身都是凉飕飕的。毕竟大罗宗被灭宗的惨烈景象,还历历在目,现在只是调个头回来,眼前这兔崽子就告诉他,他们阳马国也要灭天域宗了?这如何不让他浑身发凉,简直都有种魂都要被吓飞了的感觉!

“皇祖?大罗宗几位前辈?这是怎么了?你们怎么都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说错了什……”

索斐不由一脸愕然之色,然而不待他将话说完。

啪!!!

响亮的一声!

数颗牙齿伴随着鲜血飞出,索斐直接被扇飞几圈,狠狠摔落地!

“斐儿!?皇祖!?”

阳马国国君不由惊愣。

丁荣与两位守护者也是错愕。

“说!你这孽障到底又在外边折腾了什么事!怎么招惹了那天域宗!!”

索和吃人般的眼神瞪着索斐。

“皇……皇祖!?为什么打我啊?是那天域宗的,藐视咱们阳马国威严,还抢夺了斐儿的财宝啊!”

索斐更是一脸的委屈,泪眼汪汪。

“天域宗的,抢夺了你的财宝?他们抢夺你的财宝做什么?你是怎么招惹到天域宗的!马上给我说清楚!”

“这……这……斐儿之前不是到雷蛟禁地历练吗……然后,那几个自称天域宗弟子的掺合进来了……之后就抢了斐儿与随从的所有财宝……”

索斐已然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不敢将事情详尽道出,只得吞吞吐吐回应。

“天域宗主动抢你们的?你给我老实说清楚!!”

索和双眼大瞪,之前他可是亲眼看着邪猿灭了大罗宗,连极品圣器都不看一眼的,就这么调头走了。现在这瓜娃子跟他说,天域宗弟子抢其财宝?

“这……这个……”

索斐见得索和如此模样,更是被吓得不敢回应了。

“皇祖……此事还是让老朽来说吧。”

一旁的丁荣开口了。

“唔?”

索和目光看去。

“这次是老朽陪同太子殿下历练的,事情经过一清二楚。”

“丁老,请说!”

“事情详尽如此……”

丁荣便将之前与方策冲突的事情详详细细道出。

片刻后。

“也就是说……你们与那几位天域宗弟子的冲突,已经解决了是吗?”

索和不由大大的松了口气。

“嗯,如果太子殿下不继续找天域宗算账的话,算是彻底解决了,没什么瓜葛了。”

“那就好!”

“皇祖,不知这是怎么了?”

丁荣讶异的看了看一旁大罗宗大长老几人一眼,知晓这事情有古怪。毕竟大罗宗可是已经表明了要灭天域宗的,而他们皇祖现在这般态度,似乎十分惧怕天域宗!莫非大罗宗已经与天域宗对碰过了?

此时索和却是皱眉沉思着,并没有回应。

大罗宗大长老几人则是一脸惊疑之色,因为他们从丁荣话语中得知,前往雷蛟禁地的天域宗弟子中,有两名万年修为存在!而其中一人很显然就是之前与白鸿有冲突的方策!

少顷。

“丁老,按你的意思,天域宗那几位弟子很好说话?”

索和开口。

“唔……可以这么说吧,至少那位师兄是可以确定实力强大,心胸宽广的。至于另外一位万年修为的女修,似乎不是很好交涉。”

“好!那几位现在应该还在雷蛟禁地吧?”

“呃……这个老朽不确定,不过也没过几天,按理来说,他们应该还会在雷蛟禁地的。因为那位师兄似乎是在带两位师妹历练来着……”

“好!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前往雷蛟禁地,拜访那几位!!”

索和点头。

“呃?”

“啊?”

丁荣与大罗宗几人皆是一愣。

“白宗主,还有几位长老,解铃还须系铃人啊。或许这一趟,大罗宗能够迎来转机!否则,只怕今后真的再无大罗宗了!”

索和郑重开口。

大罗宗几人心中一紧,已然明白索和之意,意思是要他们向方策求饶,借此来让天域宗放过大罗宗!

三长老瞬间不由就是呼吸急促,双眼通红起来,他们整个宗门方被灭了,老祖与太上长老惨死,现在调头来,就要低声下气的向对方弟子讨好求饶!?这让他如何……如何……

而丁荣与阳马国国君几人皆不由露出惊疑震惊之色,他们虽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皇祖的话语中,已然看出了些端倪,那就是大罗宗真的与天域宗对碰了,而且十有**是惨败,已经危及宗门存亡的收场!!更为重要的是,似乎他们皇祖都无能相助!!!

“好!马上就找那几位交涉看看!”

大长老咬牙道。

“大长老!?”

三长老不由双眼大睁。

“三长老,当时你不在场,根本无法体会那是何等的恐怖!现在是形势不由人啊!为了宗门的存亡,低声下气也得忍了!”

大长老握拳道。

三长老顿时一愣。

丁荣等人闻言,更是双眼大睁,这无疑已经印证了他们的猜测!

“既然如此,那就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了。孽障,你也随我一同前往!”

索和吃人般的目光瞪向太子索斐。

“啊!?皇祖,我也?”

“走!要是不能好好向那几位道歉,我今天就废了你!丁老,你也一起吧。”

索和一把抓起索斐,根本不予反抗的,便是带着飞了出去。他此举自然不单是要索斐道歉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他想与方策套交情!以便让阳马国与天域搭上关系!

喊上丁荣自然也是因为这个目的,他能看出丁荣应该是被方策认可了的,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没怎么为难之,而只是剥夺了他这瓜娃后辈身上的财物?

“我们也走吧。”

大罗宗大长老与三长老几人道了一声,便也迅速跟上。

三长老咬了咬牙,最终只能不甘的与宗主几位跟着离去。

那白鸿沉默着,此刻他心情是极为复杂的,想到即将再面对方策,都不知道该以如何的表情面对。若是可以的话,他根本不想去!但,他知道现在不能不去!毕竟这一切都因他而起……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