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寒声睨了焦武一眼,轻咳一声抿了抿唇,看向云淮。

云淮自觉摆摆手,脸上的笑容大到快要挂不住,“既然姐夫还有事在身,我们就不耽误姐夫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阿姐的。”

听到自己心底想听的话,祁寒声眼里浮现点点欣慰的笑意,走之前重重拍了拍他的肩以示鼓励才快步离开。

等他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云淮才垮下脸按着肩膀扶着桌子坐下,“不愧是王..习武之人,感觉我的肩膀都要被捏碎了。”

在李芷蝶面前,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和弱点,揉着肩膀不停靠近她低声撒娇。

李芷蝶都不好意思拆穿他,假装没有看到他暗示性的动作,只盯着手里的玉佩。

声音细弱只有两人能听到,“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镇威王吗?他与阿姐是....”

“早晚的事,外祖父都认可过的,只是还未回到京城,所以这事便被耽搁了。”

“原来是这样,阿姐真厉害。”

李芷蝶由衷的感慨,虽然还未见过,但暗暗想了想两人在一起的模样,莫名觉得就是十分般配登对。

“厉害什么呀?你夫君也很厉害的好不好?”

云淮看着她坐在身旁小心翼翼的将玉佩放到桌子上,语气拈酸,单手撑着下巴凑到她面前捕捉她的视线。

即使两人成婚已有些时日,再亲密的事也已经做过了,但李芷蝶还是不习惯两人这般近的距离,好似什么情绪都被暴露得彻底。

眼睫飞快的轻颤两下,伸手轻推他的动作都在颤, “还有人看着....你别这么看着我...”

“这么看着怎么啦?本公子看自己的媳妇怎么还有错了?”

神情得意的嘚瑟说完,云淮飞快凑近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两唇接触的声响不小,周围原被祁寒声的气质吸引视线悄悄往这边探的人,注意到这一幕都很快收回注意力,甩了甩衣袖脚步都加快。

李芷蝶的脸更红,脖颈处都红得像是能滴出水,周身的温度都在默默升高。

“呵....”云淮注意到这一幕,毫不掩饰的轻笑出声。

眼前的少年眉眼弯弯,星眸灿烂,亮光照在他身后,为他镀上一层光的轮廓,照得他更意气风发。

一直都知道云家小公子风流倜傥,长相更是上乘无可挑剔,她虽不以貌取人,可也不以为然。

一副好皮囊之下若是险恶用心,再好看又有何用。

可现在她好像突然明白,话本上的那些传说中有权有势的公主和官家小姐为何都热衷于在府中圈养年轻貌美的面首。

不为别的,只为赏心悦目而已,有这样漂亮的人在面前,多大的烦心事好似都能烟消云散了。

见她盯着自己看得出神,云淮不免得意,唇角翘得更高,俯身离她更近。

“敢问这位小娘子为何一直盯着本公子....”

话还未说完,唇瓣突然一蹭而过的柔软止住他的话语,顿时呆坐在原地。